返回顶部 关闭
首页 > 热点关注 >正文

我国重点区域露天矿山生态修复在行动

2019-05-27 10:00:00    来源: 中国自然资源报    作者:王少勇

5月15日,自然资源部在湖南岳阳召开会议,对长江经济带、京津冀周边及汾渭平原地区等重点区域露天矿山生态修复工作进行部署。作为贯彻习近平总书记在深入推动长江经济带发展座谈会上重要讲话精神,落实国务院打赢蓝天保卫战三年行动计划任务的重要举措,开展重点区域矿山生态修复意义重大,备受关注。

那么,各地现有工作基础如何?下一步将采取哪些举措?记者进行了调查采访。

动真碰硬:明确主体责任,加强源头管控

露天矿山环境问题突出,历史欠账多,治理难度大,明确并落实生态修复责任至关重要。

安徽省大力开展美丽长江(安徽)经济带建设,统筹谋划露天矿山生态修复,加快了治理步伐。针对历史遗留的无主废弃矿山,安徽省明确地方政府为治理修复责任主体,按照规划任务,市、县政府于每年初申报当年修复任务。各级自然资源部门为组织实施主体,负责治理修复项目的组织落实和时效掌控。省自然资源厅承担监管指导责任,组织专家对生态修复任务落实进展进行指导、协调,及时总结、推广治理修复中取得的经验方法。

同时,安徽省积极引导在建生产矿山落实主体治理责任,取消矿山地质环境治理恢复保证金,建立矿山地质环境治理恢复基金,自然资源主管部门加大了政策宣传和引导,提高了矿山企业使用基金开展治理的积极性。仅2019年一季度就开展生态修复矿山196个,面积0.35万公顷,数量远远高于往年同期。

河北省委、省政府把露天矿山综合治理工作列为推进全省大气污染综合治理的18个专项行动之一,纳入对市政府的年度考核内容,统筹协调自然资源、生态环境等有关部门,按照职责分工,密切协作配合。矿山生态修复工作由原来自然资源部门一家管,上升为政府行为,形成了党委领导、政府负责、自然资源部门牵头、其他部门协同、企业共同参与的良好局面。

为切实履行长江经济带“共抓大保护、不搞大开发”的政治责任,湖南省自然资源厅组建了厅生态文明建设领导小组,把推动长江经济带矿山生态修复作为重要政治任务摆在突出位置,明确牵头处室和人员抓好落实。

为严防源头,湖南省强化规划管控,将资源环境承载能力作为确定开发建设强度的主要依据,编制了《湖南省矿山地质环境保护与恢复治理规划》。根据这一规划,进一步优化矿业布局,暂停有色和煤炭等勘查项目,停止除民生需求外的探矿权、采矿权新立审批;推进专项整治,清退自然保护区内矿业权117宗,关闭或整改湘江流域露天开采非金属矿山88家。

改革创新:坚持“一矿一策”,吸引社会资本

坚持问题导向、底线思维,用改革创新的办法破解面临的矛盾和难题,是自然资源部对各地开展露天矿山生态修复提出的要求。在实际工作中,各地均进行了有益的探索。

湖南省根据不同区域、不同矿种分类施策制定实施方案,“一矿一策”,明确治理任务、治理措施、资金来源和治理时限,实施精准治理。同时,广泛吸引社会资本参与,将矿山生态修复与土地复垦、城乡建设用地增减挂钩相结合,推动矿业与文化、旅游、现代农业等产业深度融合,夯实矿山生态修复资金保障基础。

安徽省坚持问题导向,把握区域特点,遵从生态修复规律,在皖北地区,以采煤塌陷区生态修复为主;在江淮之间及沿江一线,突出长江经济带的生态保护与修复,以废弃露天矿山生态修复为主;在皖南和大别山地区,以保护绿水青山,积极拓展生态补偿为主。在治理过程中,改变以前“削坡降隐患,平整加复绿”的简单治理模式,注重生态修复的整体性和协同性,统筹山水林田湖草等生态要素,综合设计,系统修复,增强生态修复的合理性和科学性。

此外,安徽省按照“谁治理、谁受益”的原则,充分发挥财政资金的引领带动作用。积极引导社会力量开展矿山修复,鼓励采取多种经营模式,实现修复成果与利益共享,吸引社会资本参与投资,确保投资者受益,创造提供优惠金融和税收政策支持条件。通过政策扶持,各地因地制宜开展的矿山景点开发、生态休闲农庄、惠民主题公园、立体种植(养殖)基地、大型漂浮光伏电厂等均已初具规模。

河北省制定出台了一系列支持政策,明确在责任主体灭失矿山生态修复过程中,对适宜复垦的矿山废弃地,新增耕地可用于占补平衡,指标收益可用于矿山环境恢复治理;矿山废弃地复垦后所腾出的建设用地指标,可调剂到异地使用;对有残留资源的废弃采石场进行地质环境治理,可以回收残留资源,用其收益完成治理。

重庆市利用废弃矿坑消纳建筑弃渣的方式,同时解决建筑弃渣消纳困难及废弃矿山治理修复资金短缺问题,并努力构建“政府主导、政策扶持、社会参与、开发式治理、市场化运作”的矿山生态修复新模式,集成可行的优惠政策,积极吸引社会投资。

陕西省利用中央、省级财政补助资金支持一批矿山地质环境治理示范项目的实施,通过示范引领推动全省矿山生态修复工作。比如,韩城市引入中矿联合投资集团有限公司实施西山采石遗留问题治理,榆林杭来湾煤矿在采煤塌陷区修复后的土地上建设蔬菜大棚基地、种植水稻。通过因地制宜的开发式治理方式,在消除矿区地质环境问题的同时,也明显改善矿区生态环境、带动当地经济发展、提升社会效益。

确保实效:健全完善制度,构建修复机制

自然资源部要求,2020年底前全面完成长江干流及主要支流两岸各10公里范围内、京津冀周边及汾渭平原重点地区废弃露天矿山综合治理任务。时间紧,任务重,责任大,为确保完成任务,各地都明确了下一步工作思路。

“我们将着力构建源头管控、过程监管、末端修复的全链条矿山生态度修复工作机制。”湖南省自然资源厅有关负责人表示,下一步将着重抓好四方面工作:一是严控矿山增量,加快淘汰落后产能,严格矿产开发准入,大力推进矿业权整顿整合。二是坚持自然恢复,对不在人口集中区可视范围内、视觉污染和水土流失不严重、不易引发地质灾害威胁人群的,以自然恢复为主。 三是多元筹措资金,推进将矿业权出让收益统筹用于矿山生态修复支出,探索“政府主导、政策扶持、社会参与、开发式治理、市场化运作、互利共赢”的矿山生态修复新模式。四是推动创新监管,构建包括山水林田湖草各类自然要素在内的地理空间数据库和省市县三级互联互通,部门数据共享的国土空间生态修复监管信息平台。

河北省自然资源厅有关负责人指出,要进一步加大支持力度,不断拓宽综合治理渠道,在已有政策资金支持的基础上,按照“谁治理,谁受益”的原则,鼓励社会资金投入建设矿山公园、发展矿业旅游,探索矿山环境治理与土地开发、旅游、养老、养殖、种植等产业融合发展的新模式。强化动态监管,坚持目标任务导向,建立矿山环境综合治理计划管理台帐,每月督导,每季问效,半年考核,及时跟踪督导综合治理工作。通过遥感对比、实地核查、调研督导等方式,对综合治理工作进展情况实行动态监管,年底前对矿山环境综合治理任务完成情况,逐一进行核查,确保综合治理取得实效。同时,要注重典型示范,继续加大典型经验的总结推广力度,让典型经验的成果落地生根,遍地开花。

“在下一步工作中,我们要加大财政资金投入,积极争取矿山地质环境修复治理专项资金,同时加大社会资金参与治理力度,解决历史遗留问题,进一步探索‘开发式治理’,由原来单一的矿山治理向统一规划的规模化、公园化、观光化的转变,将矿山地质环境治理与矿山生态公园、生态农业等结合。”陕西省自然资源厅有关负责人说,同时,要健全完善矿山地质环境开发式治理相关制度,着力解决开发式治理中面临的协调用地问题,制定完善矿山地质环境治理与耕地占补平衡、城乡建设用地增减挂钩、工矿废弃地复垦利用等相关实施办法,指导地方政府和矿山企业加快治理修复工作。

独家稿件声明
本网站内容中注明来源为“中国自然资源报”的所有内容,版权均属本网站所有,任何媒体、网站、个人转载或引用本网站内容,不得对内容原意进行曲解、修改。转载或引用必须注明来源为:“中国自然资源报”。转载本报稿件需经本报授权。违反上述声明者,本报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主管:中华人民共和国自然资源部 主办:中国自然资源报社
ICP备:京ICP备11028287号-4  地址:北京市西城区复兴门外大街1号  邮编:100860    报刊征订:010-68047627/7643    邮箱:zrzybtg@12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