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顶部 关闭
首页 > 深度 >正文

“绿心”,让城市更美好

2019-11-06 10:54:47    来源: 中国自然资源报    作者:薛亮

福建福州高盖山公园。林明和 摄

福建福州高盖山公园。林明和 摄


阅读提示

近年来,为给大城市“治病解困”,我国各地开展了诸多城市“绿心”实践,其在净化城市空气和水环境、维护生态安全等方面的作用越来越得到重视。不容忽视的是,因城市“绿心”所处位置优越,极易受到城市建设的蚕食。专家建议,城市“绿心”发展过程中应正确处理保护与发展、生态与生产生活之间的关系,全面协调建设需求与生态保护需求、经济效益与环境效益等诸多矛盾。

久居都市的人们谁不渴望能在咫尺之遥就拥有一片难能可贵的绿地森林与湿地水系?

随着我国城市化快速发展,一些城市“摊大饼”式的发展模式引发了城市功能混乱、无序扩张、生活环境品质下降等问题,“城市病”多发易发。

近年来,为了应对“城市病”,“绿心”在城市规划建设中得到越来越多应用,诸多城市或者城市群的“绿心”如雨后春笋般破土而出。“绿心”在遏制迅速蔓延的郊区化趋势、改善人居环境、缓解城市热岛效应、涵养水源、保持水土、保护生物多样性等方面日益发挥着重要作用。

城市“绿心”应该建成什么样?我国的城市“绿心”建设有哪些必须正视的问题?

城市绿地与公园规划为主体的“绿心”

业界普遍认为,城市“绿心”就是位于城镇中心,具有一定绿量与显著生态效果的综合性城市绿地,也可以称为城市的“绿色心脏”或者“绿肺”。

城市“绿心”的提出,最早源自欧美。1873年建成开放的美国纽约中央公园,被认为是第一个成型的现代城市“绿心”;1898年,英国社会活动家埃比尼泽·霍华德提出的田园城市理论,第一次明确了“绿心”与城市的密切联系:绿地与城市公共设施成为城市的中心,并具有便捷的交通可达性。到了1958年,荷兰制定的《兰斯塔德发展纲要》中明确提出把兰斯塔德建设成为一个多中心的“绿心”大都市,这被认为是“绿心”一词的最早出现。

纵观世界,每一座大城市都有有一颗怦然跳动的“绿色心脏”,为城市的发展提供源源不断的清新动力。纽约中央公园是曼哈顿水泥沙漠中的一片绿洲;历史悠久的伦敦海德公园至今仍是靓丽的城市名片。

为什么要建设城市“绿心”?北京林业大学教授何昉撰文指出,一方面,作为城市中的绿地森林,“绿心”不仅可以调节城市中心地区的小气候,消除热岛效应,还可降低城市噪音,净化城市空气和水环境,维护生态安全格局,使城市生态环境得到优化;另一方面,“绿心”被赋予了多样化功能,可以满足人们的休闲娱乐需求,促进城市社会、经济与文化发展,为城市发展带来前进的动力。

“宏观意义上的城市‘绿心’可以是城市与区域层面的生态型绿地,微观层面可以是位于城市中心区的市级综合公园。”何昉指出,城市“绿心”概念的提出,意味着城市公园从单纯强调场地空间塑造到强调以生态理念造园的转变,代表着城市绿地从重视园艺美学到综合性多元化发展的转变,也显示了城市绿地从单一的公园概念到城市功能系统思维的转变。

目前,城市“绿心”的空间结构模式大致可分为单个城市的中心“绿心”和城市组团围绕绿色中心发展这两种空间结构模式。由城市规划师、风景园林专家、植物学家、生态学家、艺术家、工程师、建筑师、社会学家等不同学科力量共同组成的设计合力,正推动着以城市绿地与公园规划为主体的城市“绿心”不断完善。

上海徐汇万科中心户外剧场。资料图片

上海徐汇万科中心户外剧场。资料图片

单个城市“绿心”有助于实现一元化城市生态结构

近年来,我国各地开展了一系列城市“绿心”建设实践,大多以单个城市为主,其特点是规模比较大,在多元化结构城市中单独构成城市组团,形成绿色城市中心。如四川乐山“绿心”环形生态城市、河南鹤壁淇河生态区(详见本报2019年8月19日三版)、浙江温州生态园(详见本报2019年9月23日三版)、上海城市生态圈(详见本报2019年10月14日三版)、福建福州森林城市(详见本报2019年10月28日三版)等。

乐山市位于四川盆地中南部,地处青衣江、大渡江、 岷江三大河汇流处。1987年,重庆建筑工程学院编制《乐山市城市总体规划》,首次提出了保留城西画眉山约8.7平方公里的茂密林地作为城区“绿心”,城市布局呈“绿心”环状结构,充分突出“依山傍水、山水交融”的城市特色。

到了1994年和2003年,乐山两次进行城市总体规划修编时,均保留了“绿心”环状的城市布局模式,2003年的总规更将城市结构归结为“众星拱月”,其中的“月”,就是城市“绿心”。据了解,在城市建设中,乐山城区主要沿“绿心”呈环状布置,通过开辟楔型绿带,使绿心与外部环境融为一体,这就进一步提升了“绿心”的核心地位,完善了“绿心”与城市空间环境的渗透与交融。

业内普遍认为,城市“绿心”在城市发展初期是由各个功能组团围合的空间, 随着城市集聚逐渐向一元化的集中型城市转变,“绿心”呈现出由不明显的组团围合形成。而在规划的新城或者新区城市中,则有意识地在城市中心保留或先建城市“绿心”,城市形态直接呈现一元化城市结构。因此,“未建城、先建林”成为新城“绿心”规划建设的新模式,如广东深圳光明新区中央公园、河北雄安新区“千年秀林”(详见本报2019年3月11日三版)、北京行政副中心“东方绿星”(详见本报2019年10月21日三版)等。

2007年5月,深圳市光明新区成立,新区规划的中央公园定位为具有独特的田园景观,以公共艺术创作为启动建设策略,吸引公众参与的集生态、休闲于一体的新型城市“绿心”。该公园位于深圳光明中心区北部,初步划定面积为2.37平方公里,其设计试图打破传统公园的边界概念,将公园与城市的街坊、社区用绿带衔接起来。

据悉,深圳光明新区中央公园周边的生态环境良好,北部和东部都有大的生态走廊。大的生态背景使得中央公园成为光明中心区的城市“绿心”和区域性的生态通廊,这也为创造一个现代化、高科技含量高的城市绿地生态提供了良好的条件。

秉承“先植绿、后建城”理念还有2017年4月设立的雄安新区。这座“千年之城”的城市建设尚未开动之时,就优先规划建设城市森林,以打造“千年秀林”为目标,启动了全方位植树造林计划,率先让“绿心”之美在这片充满生机的大地上扎根发芽。

2017年11月13日,第一棵树在“千年秀林”里被栽下,雄安新区植树造林工程拉开大幕。2018年4月14日,《河北雄安新区规划纲要》获批,提出要开展大规模植树造林,将新区森林覆盖率由现状的11%提高到40%。从一棵树到一片林,一年多来,“千年秀林”工程始终在稳步推进中。截至2019年4月,新区已造林17万亩,栽植1200多万棵树。今年造林完成后,新区森林面积将达到61万亩(含既有林30万亩),森林覆盖率将达到29%。

北京林业大学园林学院教授郭巍的研究认为,单个城市“绿心”需要以生态保护为根本,严格控制开发,从而保证绿心的完整性和生态效应。首先是要尽可能保持原有绿色边界,成为城市的生态核心,提倡设置多样的休闲娱乐设施,以提供多功能的休闲娱乐活动。同时,单个城市的“绿心”位于城市内部,与城市关系密切,“绿心”的布局应尽可能与城市肌理相重叠,使市民能够方便快捷地通往并使用绿心空间。此外,要想发挥绿色空间的最大效益,就要建立辐射城市内部及区域的绿色生态网络。以城市“绿心”为中心,辐射出绿色廊道,连接城市内部以及城市区域的绿色斑块,构建绿色生态网络。

浙江温州生态园一角。李江弟 摄

浙江温州生态园一角。李江弟 摄

城市组团“绿心”的生态优势更为明显

除了单个城市的“绿心”空间结构模式,城市群生态“绿心”近年来也颇受关注。

据了解,这种城市组团“绿心”空间模式就是建立以城市“绿心”为中心的发散型、触角式的绿色生态网络,保护与开发并进,增强与各个城市组团之间的联系,在保护发展原有绿色空间的基础上,适当提倡复合利用空间,发展多种生态复合产业,形成复合型城市“绿心”。长株潭城市群生态“绿心”即是这一空间模式的典型。

长株潭城市群生态“绿心”位于呈品字型布局的湖南省长沙、株洲、湘潭三市中心,面积达528平方公里。“绿心”涉及长沙、株洲、湘潭三市 10个县级行政单位的21个乡镇(街道办事处),其中长沙占57.9%、株洲占15.9%、湘潭占26.2%。

长株潭城市群生态“绿心”是长株潭城市群重要的生态屏障,也是目前国内唯一一个大型城市群“绿心”。如此巨大的城市群“绿心”,在全球城市群也屈指可数。

早在2007年,国家批准长株潭城市群为“全国资源节约型和环境友好型社会建设综合配套改革试验区”。2011年,《绿心总体规划》获湖南省政府批准实施,将“绿心”地区功能定位为:“长株潭城市群生态屏障、两型社会生态服务示范区”。到了2012年,湖南省人大常委会通过了《湖南省长株潭城市群生态绿心地区保护条例》,首次以立法的形式对长株潭生态绿心进行保护。2018年,湖南省长株潭两型试验区管委会修改《长株潭城市群生态绿心地区总体规划》,明确将“绿心”划分为禁止开发区、限制开发区、控制建设区3个层次,推进“绿心”总体规划、城镇规划、土地利用规划、产业发展规划“四规合一”。同时,坚持一张蓝图绘到底,未经法定程序不得变更规划,从根本上解决“绿心”地区规划编制主体间、专项规划间的衔接缺位问题。

数据显示,近5年来,长株潭城市群生态“绿心”生物多样性显著提升,区域内植物、动物和微生物种类及数量呈增长趋势,啮齿目动物及雉类动物增长显著;初步形成了森林城市生态体系,治污减霾能力提升。

截至2018年底,长株潭城市群生态“绿心”森林覆盖率比2012年提高4.41个百分点,森林蓄积量也在提高。生态价值不断增加。据监测分析,“绿心”地区森林2018年为全社会提供涵养水源、保育土壤、固碳释氧等生态服务功能价值12.82亿元。

郭巍指出,对比单个城市的“绿心”,这种复合型城市“绿心”必须重视区域“绿心”的边界。对于“绿心”而言,一般与城市的交接地带以及“绿心”内部的山地与水域交接地带往往具有特别的边缘效应和价值,城市“绿心”的生态性、功能性在这些边界地带表现得尤为明显。

同时,由于城市组团“绿心”面积往往较大,边界越是具有活力,越是能够满足人们方便使用,进一步吸引人们进入“绿心”内部。他建议建立“绿心”大都市的绿色生态网络,将具有“绿心”的城市组团以“绿心”为中心,发展与“绿心”连接的发散式绿色廊道,共同形成遍布城市组团的绿色生态网络。同时,在“绿心”与城市交接地带设置一定的商业和休闲娱乐活动,绿色穿插其中,逐步渗透。

多管齐下确保“绿心”生态本质

城市“绿心”往往位于城市内部的几何中心位置或者位于多个城市之间,具备非常好的区位条件。正因如此,城市“绿心”往往是最容易受到城市建设蚕食的地区,从而成为利益矛盾最突出的地区。

发展之初的长株潭城市群“绿心”确实面临着这样的问题。资料显示,“绿心”建设规划提出以来,长株潭三市之间的“绿心”隔离地带并没有得到控制,反而在迅速缩小。同时,伴随长株潭三市城市化进程的加速,受各自利益的驱动,三市城市空间快速向“绿心”蔓延,各类房地产开发、交通建设、产业项目不断侵蚀“绿心”地区。比如房地产开发商纷纷抢驻“绿心”区内暮云镇这块宝地,京广铁路、长潭西高速公路、沪昆高铁等重要干线穿境而过,这些都在分割着“绿心”。

长株潭城市群“绿心”面临的问题并不是孤例。随着四川乐山城市“绿心”的不断发展,这一片近10平方公里的生态绿地也成为了被觊觎的“香饽饽”:“绿心”周边的单位和个人在项目建设过程中存在侵占“绿心”土地现象;“绿心”内部分村民存在乱搭乱建问题,使“绿心”土地逐渐被蚕食。

此外,树木因生长速度快导致土地贫瘠化,使“绿心”生态存在退化风险;“绿心”内存在乱砍滥伐、擅自采砂、取土、破坏绿地等人为破坏现象;“绿心”的保护、管理存在法律法规缺位、职责不清等问题;“绿心”内原住农民的生产生活受影响等一些亟待解决的问题,也随着时间推移和城市“绿心”建设的发展变化慢慢显现出来。

因此,如何在城市“绿心”发展过程中处理保护与发展、生态与生产生活之间的关系,如何协调建设需求与生态保护需求、经济效益与环境效益等诸多矛盾,成为各界关注的焦点。

有专家认为,正确对待城市“绿心”的发展建设与保护修复之间的关系,首先应立足于全域公共利益严格保护。“绿心”中的山地与水域的交接地带通常是环境敏感地带,溪流、池塘、湖泊、湿地到江河组成完整的水系统,又与附近的土壤、地形、植被紧密联系,对维持农田、牧场、果园、城市水源、城市防洪、城市环境等影响重大,是维持“绿心”健康生态系统的关键地带,在山地与水域的交接地带尤其要严格保护。在此基础上,突出“绿心”地区土地利用方式的多样性,从而达到生态效益、社会效益、经济效益的协调与统一,正确认识“绿心”地区的社会效益和经济效益,挖掘绿心地区核心价值、促进绿心“价值化”,避免以开发区的模式对绿心进行大规模建设。

同时,要通过相适应的产业,保持适当的经济平衡,可利用“绿心”地区的生态环境优势引入一些高端产业,如会展、园艺博览、体育休闲等项目,形成城市新的重要功能区。但是强调土地利用的多样性的同时,应合理确定“绿心”地区的空间形态与总体布局,通过对规划区环境容量、环境承载力的分析,从开发建设强度、项目类型控制等方面指导“绿心”的建设,确保“绿心”的绿色本质。

此外,还应探索“绿心”地区的生态补偿机制和全社会参与的保护模式。通过建立科学合理的生态补偿机制,制定相应的补偿办法,逐步提高“绿心”地区生态补偿标准,有效带动当地居民和社会力量对“绿心”保护的积极性,并积极引导全社会参与“绿心”保护和建设,建立“公共财政投入为主、鼓励社会参与融资、多渠道为辅”的资金投入机制,培育和建立全民参与、各级政府配合的全社会保护和建设城市“绿心”的良好社会氛围。

当前,城市已经成为越来越多人的栖息地,人们一边享受着“城市让生活更美好”,另一边却比任何时候更渴望把充满生机与活力的自然接纳进城市。从这个意义上说,以自然为主体的“绿心”——这片充满生命力的地方,正在让城市更宜居和可持续发展。

独家稿件声明
本网站内容中注明来源为“中国自然资源报”的所有内容,版权均属本网站所有,任何媒体、网站、个人转载或引用本网站内容,不得对内容原意进行曲解、修改。转载或引用必须注明来源为:“中国自然资源报”。转载本报稿件需经本报授权。违反上述声明者,本报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主管:中华人民共和国自然资源部 主办:中国自然资源报社
承办:北京中地世纪文化传媒中心 运维:北京金地世纪文化传媒有限公司
广播电视节目制作经营许可证     ICP备:京ICP备13053122号     京公网安备:110102006002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
地址:北京市西城区黄寺大街24号院  邮编:100011    报刊征订:010-68047627/7643    邮箱:zrzybtg@12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