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顶部 关闭
首页 > 深度 >正文

广东:野生动物保护困局待解

2019-07-30 14:39:16    来源: 中国自然资源报    作者:祝桂峰

“广东野外应该没有野生动物了。”“广东的野生动物只有在动物园里才能见到。”这是记者在广州街头随机采访时,市民和游客答复最多的几句话。

在外省人眼中,广东的野生动物统统都成为了本地人口中的美味,无论是天上飞的,地上走的,还是水里游的,“就连濒临灭绝的野生动物,一样都敢吃”。事实果真如此吗?带着种种疑惑,记者进行了一番调查。

广东省惠东县乌禽嶂自然保护区。

广东省惠东县乌禽嶂自然保护区。

野生动物种群稳步增长

广东省自然生态环境复杂多样,山地、平原、丘陵纵横交错,是“七山一水二分田”的林业大省。截至2018年,广东省森林面积为1.58亿亩,森林覆盖率58.59%,森林蓄积量5.52亿立方米。

近年来,广东高度重视野生动植物保护工作,建立了省打击野生动植物非法贸易部门间联席会议制度,加强沟通协调,强化各个职能部门间野生动物源头猎捕、中间流通、末端利用等各个环节的监督管理,形成野生动物保护管理的强大合力,切实保护野生动物资源安全。

数据统计,近5年来,广东省和广州、深圳市野生动物救护中心共接收执法部门查获移交的穿山甲1380只。相继组织开展“打击走私象牙等野生动植物及其制品专项行动”“飓风1号”等一系列专项行动,共受理野生动物案件381起,其中刑事案件217起;查处303起,其中刑事案件189起;处理违法人员440人,其中逮捕323人;收缴野生动物15.56万头(只/件),为国家挽回损失1.2亿元。

“其实,少数人歪曲了广东人珍爱和保护野生动物的事实。”广东省林业局野生动植物保护处副调研员梁晓东坦率地说,“随着保护管理力度的逐步加大,广东人好食野味的传统陋习正在改变,全省的野生动植物资源种群数量也在不断增加。”

根据国家第一次陆生野生动植物资源调查统计,广东在野生动物资源上有陆生脊椎野生动物774种,列入国家重点保护野生动物名录的114种。此外,广东省重点保护陆生野生动物有76种,国家规定保护的“三有”保护野生动物584种。其中一级就有华南虎、云豹、中华秋沙鸭、白尾海雕、蟒蛇等19种。

可喜的是,目前,广东省野外资源种群稳步增长。在全国第二次野生动植物资源调查工作中,发现丹霞梧桐、鬣羚等多个新分布物种和新种;在鸟类同步调查中,发现黑脸琵鹭、中华秋沙鸭、鸳鸯、青头潜鸭、小青脚鹬、勺嘴鹬等珍稀濒危鸟类数量大幅增多。

记者在广东省惠东县乌禽嶂中华穿山甲栖息地调查发现,该县土地总面积35.3万公顷,其中林地面积就达到27.1万公顷,自然保护区面积达50万亩,可以有效保护森林和湿地生态系统及珍稀濒危野生动植物。

乌禽嶂位于惠东县宝口镇佐坑村、井湖村和安墩镇水美村交界区域,除穿山甲外,区内还分布着蟒蛇、平胸龟、黄喉拟水龟、三线闭壳龟、白鹇、小灵猫、斑灵狸等受国家和广东省重点保护的野生动物。

2018年10月,乌禽嶂有村民发现一处新鲜穿山甲洞穴,在惠东县林业局的支持下,西子江生态保育中心工作人员在发现洞穴的地点安装一台红外触发相机,并于2018年12月31日夜间,成功拍摄到1只野生中华穿山甲。据统计,广东目前开展人工繁育各类野生动物物种的企业超过500多家,其中开展有穿山甲人工繁育活动的企业3家,共繁育出马来穿山甲111只。

“我身边的小伙伴都不吃野生动物。”广州市民孟祝斌介绍,在他身边不乏思想活跃、新潮时尚的年轻人,但是随着保护野生动物宣传深入人心,潜意识里就无人提出要去餐厅、酒楼找点野味开开胃。“如今食物五花八门,为什么要和我们的人类朋友过不去?”孟祝斌反问道。

7月21日,广东省林业局报告称,省第二次野生动植物资源调查目前已完成野生动植物资源外业调查工作。调查数据显示,广东野生动物栖息地面积不断扩大,野外资源稳步增长,全省已建立各级各类自然保护地1359个,形成了保护类型齐全、布局合理、生态效益和社会效益较显著的自然保护体系。

2018年12月31日夜间,惠东县林业局在乌禽嶂成功拍摄到1只野生中华穿山甲。资料图片

2018年12月31日夜间,惠东县林业局在乌禽嶂成功拍摄到1只野生中华穿山甲。资料图片

非法交易时有发生

2000年国家第一次野生动植物资源调查数据显示,广东野外有中华穿山甲6500只。但是,由于东南亚以及非洲穿山甲被大肆猎杀及跨国贸易,10年间,穿山甲种群数量逐年下降并愈演愈烈。目前,在全球范围内有超过100万只穿山甲遭到野外捕获及非法贸易,中国本土的中华穿山甲几近灭绝。据悉,亚洲4种穿山甲中的2种——中华穿山甲和巽他(或马来)穿山甲,已作为极度濒危物种被列入世界自然保护联盟的红色名录里,“距离野外灭绝仅剩一步之遥”。

通过实地走访调查深圳市、惠州市惠东县、韶关市乳源县等地,记者发现,虽然广东省野生动植物保护工作总体态势向好,但是非法违规交易等活动仍时有发生,主要存在3个方面问题:

一是栖息地破碎化严重,物种安全形势严峻。广东省自然保护地多呈孤岛状,野生动植物栖息地破碎化已成为当前最大威胁,不少濒危物种重要栖息地还面临着土地开发、环境污染等威胁,物种安全形势严峻。但现行法律法规的滞后导致对破坏野生动植物及其栖息地的行为惩处力度不足,很多濒危物种也尚未列入国家重点保护保护野生动植物范围。

二是违法犯罪依然存在,打击力度有待加强。由于毗邻的港澳地区也是野生动物及其制品经营贸易的主要集散地和走私通道之一,一些地区非法猎捕、运输、出售、利用野生动物和走私野生动植物的案件仍时有发生,候鸟等野生动物的保护形势依然严峻,粤港澳保护救护协作有待进一步加强。

三是境外媒体关注度高,造成负面新闻过大。一些国家往往利用我国当前出现的乱捕滥猎、走私、非法利用野生动植物的个别事件,通过媒体或非政府组织大肆渲染、抹黑,还有一些利用部分纯保护主义组织和我国保护与可持续利用观念之间存在的冲突,特别是部分国家利用非政府组织对我国传统中医药、药食同源、合法食用等合法利用野生动植物活动的认知偏差,故意炒作制造社会关注热点和舆论热点。

在国际上,非法交易的野生动物的价值仅次于走私毒品,是全球第二大走私对象。据调查,在巨大经济利益的推动下,一些不法分子铤而走险,乱捕滥猎、乱采乱挖以及非法出售、收购、运输、加工和走私野生动植物及其制品现象时有发生。

2015年,广东省江门市一缉私艇行至珠江口崖门水域附近时,发现可疑船只并将其逼停。经清点,涉案走私船从东南亚漂洋过海来到江门,共装有穿山甲冻体414箱2674只。据悉,这是近5年来,我国查获数量最多的走私濒危动物案件,也是华南片区查获走私穿山甲数量最多的案件。

2017年,深圳海关查获了重达11.9吨的穿山甲鳞片。一只穿山甲身上约有0.4~0.6公斤鳞片,这11.9吨穿山甲鳞片,意味着约有2万~3万只穿山甲遭到残忍杀戮。

2018年,广东湛江海关在茂名、广西南宁等地同步开展行动,打掉3个走私濒危动植物团伙和1个走私固体废物团伙。前后共查获涉嫌走私货物约401吨,其中列入《濒危野生动植物种国际贸易公约》附录Ⅱ的鹦鹉螺壳794个、大凤螺壳117674个、猫科豹属物种皮1张、非洲岩蟒皮43张、海柳2.23吨,货值约4.7亿元人民币。

调查了解,穿山甲、猫头鹰,以及被广州人称为“五爪金龙”的巨蜥,是广州最为流行的3种珍稀野味,其药用、保健功效被商家不断放大,使得这类野生动物作为盘中餐更加走俏。

“没有买卖就没有杀戮。”广东省自然资源厅法律顾问、广东金桥百信律师事务所合伙人刘海辉律师表示,野生动物消费需求市场的巨额利益引发了非法猎捕、杀害等违法犯罪行为,要保护野生动物须从控制消费终端入手,而目前我国仅规定了食用或使用国家重点保护野生动物制品的法律责任,打击力度不够。

专家学者在惠东县乌禽嶂中华穿山甲栖息地调研。

专家学者在惠东县乌禽嶂中华穿山甲栖息地调研。

保护野生动物的安家之地

“不断强化栖息地保护工作,确实有效促进了动植物资源的保护发展。”广东省自然资源厅党组副书记、广东省林业局局长陈俊光表示,要加快推进全国第二次野生动物和国家重点保护野生植物资源调查工作,建立数据库,加强动植物及其栖息地信息化建设。

陈俊光认为,我国作为《濒危野生动植物种国际贸易公约》缔约国,有责任、有义务保护野生动植物,与世界各国协同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他表示,针对出现的非法猎捕、采集、利用野生动植物的行为,将推进部门间以及各地建立健全野生动植物保护监管联动机制和长效机制。通过建立层级保护机制、奖惩激励机制、迅速反应机制等等,迅速反应,及时查处,控制事态,做好资源的保护。

陈俊光强调,针对野生动植物及其制品网络违法犯罪新趋势,加大野生动物保护执法检查力度,充分利用广东公安“智慧侦查”建设成果,采取“网上网下、山上山下一起打,大案小案一起抓”方式,多警联动,联合省公安厅网警总队开展打击涉网络贩卖野生动物及其制品违法犯罪专项行动,震慑违法犯罪分子。

“我们是在打一场很艰难的战斗。”广东森林公安一位警官说,“它的顽固,不比黄、赌、毒差多少。”利益驱动下,一些权力部门的消费者,也在为非法经营的酒店或大排档撑起了保护伞。

截至目前,广东省共建立监测站131个,包括国家级监测站17个、省级监测站30个、市县级监测84个,新增野外观测点20个,优化或加密巡查路线22条,日均出动监测人员500多人次,监测网络体系得到进一步完善。

为加强重要野生动植物及其栖息地的保护和资源监测,广东省林业局将逐步建立重要栖息地保护制度,实施重点物种和极小种群工程,推进国家级迁地保育中心的建设和发展,促进资源的逐步恢复和发展。

深圳市规划和自然资源局局长王幼鹏介绍,深圳首条为野生动物无障碍穿越公路而实施的生态廊道项目己在南澳开工建设。该项目选址在南澳北部七娘山与排牙山之间,在坪西路上方以上跨式混凝土箱梁结构连接两个山体区域生态断点,为野生动物在区域间穿行创造条件,避免和减少动物穿越道路而造成的伤亡。

调查发现,深圳的塘朗山、梧桐山、马峦山、七娘山、红树林等山林湿地都曾有发现豹猫、蟒蛇、鸢、赤腹鹰、褐翅鸦鹃、穿山甲、小灵猫等国家重点保护的野生动物。2013年,深圳就野生动物资源做了一次最为系统的摸底考察,记录到脊椎动物485种,发现了4个陆生脊椎动物新种,新记录物种11种。

王幼鹏表示,根据规划,到2020年,深圳将构建9条生态走廊,连接各大区域森林、湿地、绿地,保护生物多样性,“这将让深圳的生态环境系统更加和谐”。

记者获悉,从2019年1月1日至2023年12月31日,广东省将全面加强野生动物野外种群保护,禁止猎捕国家和省重点保护野生动物。禁猎期满后,省政府将根据实际情况决定是否延长禁猎期限。

野生动物保护仍面临诸多难题

广东省林业局开展的一次调查显示,广州有半数以上的人吃过野生动物,而对“流行吃野生动物”原因的回答中,45.4%的人认为“能增加营养”,“出于好奇”的占37%,“为了显富”的占12%。

有关专家认为,好食野味与广东的传统饮食文化密切相关。“广东人食野之风积习上千年,与中医进补之说相伴而生,不可能在短期内改过来。”广东省社科院现代化所所长赵细康分析,“劝吃野生动物时,都会说野生动物‘补’或‘清火’,又认为野生动物污染少,人们觉得这些都对健康有益。”

但华南理工大学食品学院教授郑健仙认为,“野味并不像想象中那么神秘,营养含量无非是蛋白质、脂肪。在营养上,并不比普通的饲料动物更有优势。即使二者有一点细微区别,也绝不会达到人们期望中的程度。”

“野生动物产品消费行为的立法规范缺位。”梁晓东认为,新修订的《野生动物保护法》已颁布实施近两年,但《陆生野生动物保护实施条例》的修订、相关野生动物人工繁育管理办法、标识办法等配套规章、规范性文件均未出台;《野生植物保护条例》颁布多年,已严重不适应当前管理工作实际。

梁晓东建议,应抓紧完善国家动植物法律法规体系建设,完善动植物保护法规,及时修订野生动植物保护名录。国家重点保护野生动植物名录调整严重滞后,不少物种已下降到严重濒危程度,却还未列入国家重点保护范围加以保护。一些物种如东方白鹳、孟加拉巨蜥目前还列入“三有”保护野生动物名录,容易造成误解和混淆。

华南濒危动物研究所张强博士认为,保护野生动物可以维系大自然生态平衡,保持物种基因的多样性,促进人与自然和谐相处。他建议,应加大科研支撑,进一步扩大对外交流合作。一是加大科研投入与科技支撑,加强与高校科研院所合作,开展野生动植物保护、救护、人工繁育、技术标准、管理制度研究和专题研究,支持和推动野生动植物科学研究及成果应用。二是加强对外合作与交流,互通信息,互换经验,加强粤港澳动植物保护救护协作,共同做好保护和打击跨境非法贸易,树立和维护良好国家形象。

“基层单位执法力量薄弱,有待加强。”广东南岭国家级自然保护区管理局局长张朝明认为,现行林业执法体系中林业执法90%以上都由森林公安承办,如果森林公安回归公安系统,野生动动植物保护势必面临巨大压力,如何开展野生动植物行政执法工作将成为今后工作的重点和难点问题。

张朝明建议,应加强基层队伍建设,提高行政执法履职能力。国家应尽早组织开展行政执法体制改革研究,推进综合执法体系建设,协调相关部门组建行政执法队伍,切实保护好野生动植物等自然资源。

刘海辉分析认为,虽然我国已经建立起有关野生动物保护的相关法律制度,但是仍存在问题,主要有:一是保护范围狭窄,《野生动物保护法》第二条第二款规定野生动物是指“珍贵、濒危的陆生、水生野生动物和有益的或者有重要经济、科学研究价值的陆生野生动物”,而对于一般的野生动物保护则无明确规定。二是野生动物栖息地保护力度不足,我国法律对于野生动物栖息地规定了划定自然保护区域的制度,自然保护区的范围是指“天然集中分布区域”,但对于自然保护区是否包括动物迁徙范围、自然保护区与内涵更广的“栖息地”之间的关系则无明确规定。三是自然空间内人与野生动物的冲突,我国只原则性地规定了野生动物“造成农作物或者其他损失”的财产损害补偿制度,但就补偿主体、补偿方式、补偿标准、补偿范围等规定不明确,受损者没有得到真正的保障,影响群众保护野生动物的积极性。

刘海辉建议,从法律的角度保护野生动物,可以从以下方面进行完善:一是分类别对于不同重点程度的野生动物采取相应措施进行保护,避免保护对象片面化。二是明晰栖息地与自然保护区的关系,实施更为严格的保护制度,尤其需要重视湿地作为栖息地的生态价值。三是建立健全野生动物肇事补偿机制,同时在野生动物的管理制度中增添野生动物收容的相关内容,避免野生动物再次闯入人类居住地伤人伤物。

独家稿件声明
本网站内容中注明来源为“中国自然资源报”的所有内容,版权均属本网站所有,任何媒体、网站、个人转载或引用本网站内容,不得对内容原意进行曲解、修改。转载或引用必须注明来源为:“中国自然资源报”。转载本报稿件需经本报授权。违反上述声明者,本报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主管:中华人民共和国自然资源部 主办:中国自然资源报社
承办:北京中地世纪文化传媒中心 运维:北京金地世纪文化传媒有限公司
广播电视节目制作经营许可证     ICP备:京ICP备13053122号     京公网安备:110102006002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
地址:北京市西城区黄寺大街24号院  邮编:100011    报刊征订:010-68047627/7643    邮箱:zrzybtg@12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