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顶部 关闭
首页 > 深度 >正文

擦亮“天空之镜”

2019-04-29 15:55:23    来源: 中国自然资源报    作者:薛亮 王丽华 康维海

从青海省西宁市向西800公里左右,即可到达柴达木盆地腹地。在这片面积约25万平方公里的盆地中,有一种独具特色的自然资源景观星罗棋布,这就是盐湖。

青海省盐湖管理局提供的数据显示,柴达木盆地中分布着各种大小不同的地表卤水湖、半干涸盐湖和干涸盐湖共计33个,盐类沉积面积约3.2万平方公里,其中钾盐、钠盐、镁盐、锂、锶、芒硝等资源储量在全国数一数二。

如何有效保护与合理开发利用储量如此庞大的盐湖资源?青海省自然资源厅厅长杨汝坤表示:“青海最大的价值在生态,最大的责任在生态,最大的潜力也在生态。盐湖资源保护与利用的根本在于在严守生态红线的同时,坚持在资源综合利用和发展循环经济上做文章,通过绿色矿山建设,最大限度地减轻对生态环境的影响,最大程度地提高矿产资源的开发利用效率。”

强生态、促发展、保民生。当这片没有华丽衣着,更没有缤纷色泽的盐湖,以其迷人的性格和高昂的姿态,向世人展现对“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的完美诠释时,一幅“人与自然和谐共生”的历史画卷也由此悄然打开。

从戈壁荒滩到鱼鸟天堂

很难想象,有水的地方却寸草不生是什么样子。

这里是盐的世界,空气里都充满盐的味道。很多年来,察尔汗盐湖区内近万平方公里的盐渍土无植被工程,自然景观极为单调。盐湖周围地势平坦、荒漠无边,风吹过时,水面像是鱼鳞般一层又一层。

“那时察尔汗盐湖的土地上无绿草、湖水中无游鱼、天空上无飞鸟,一片寂静。”回想起上世纪九十年代刚刚参加工作时见到的盐湖场景,青海盐湖工业股份有限公司副总裁王石军深有感触地说。

青海省自然资源厅矿产资源保护监督处副处长汪明道介绍:“从自然条件上看,矿区地处卤水浓缩结晶形成的盐类化学沉积平原,环境极端干旱,地表及地下一定深度范围内均为大面积分布的石盐土及晶间卤水,不具植物生存的水土条件,因此矿区地表无任何植被生长,相应也无动物分布,生态环境条件恶劣。在以往,矿区周边地区只有极少的耐干旱、耐盐碱的芦苇生长。”

而这一切,都在对察尔汗盐湖进行钾资源开发利用,将荒漠盐碱滩成为工业用地,改变了土地的利用状态后发生了变化。

几十年来,一批批盐湖人通过承担国家七五重点工程一期钾肥项目建设、国家西部大开发标志性工程二期钾肥项目建设、国家产业振兴项目新增100万吨钾肥项目建设等,开拓大沙河,建设太阳能盐田等,建设固液转化那棱格勒河引水工程、格尔木河防洪导水工程、盐田及加工厂生产东、中、西水库,用淡水将盐湖周边盐渍土中的盐不断清洗出来开发利用,盐渍化现象逐步退化,创造了新的盐湖生态和多样性生物群。

今天的察尔汗盐湖,百里生态水景线东起生产厂区,西至别勒滩矿区,绵延60多公里,围绕着100多平方公里的淡水湖,人造湿地面积相当于20个西湖。在天之湖南岸,那个几百年来“天上无飞鸟、地上不长草、风吹盐块跑”的地方,如今水淡了、土去盐化了,有鱼了、长草了、天鹅飞来了、候鸟集聚了,不但实现了定向按需给钾肥生产供水,周边的生态环境也大为改观。

站在岸边,察尔汗盐湖银白色的盐滩连接着碧蓝的湖水,宛如茫茫大海,湛蓝壮观。而其南侧的淡水湖仅一坝之隔,一边是淡水,一边是卤水,天上的景与地面的水对影成双,令人心旷神怡。

“如果夏天过来,这片湿地会更漂亮。”王石军望着眼前的一片蔚蓝说,到了六七月份,这里的草会长得又绿又高,成群结队的珍稀野生鸟类在空中翱翔,周边还会有狐狸、黄羊、野狼等野生动物出没。

“水映天、天接地,人在湖中走,宛如画中游”的画面不止察尔汗独有。在距离察尔汗盐湖400多公里的茶卡盐湖,则是另一片神奇的土地。由于茶卡盐湖的湖水含盐量高,平静的湖面会折射出倒影,银波粼粼,雪山映入湖中如诗如画,被誉为中国的“天空之镜”。

相对于察尔汗盐湖,茶卡盐湖更受游客的关注,而由此带来的生态环保问题也与日俱增。景区2013年接待游客13万人次,2015年超过百万人次,2016年单日最高游客量突破4万人次,2018年全年超过300万人次,“我们在欢欣鼓舞的同时,必须正视景区游客数量逐年呈现爆棚式增长的现状下,如何坚持保护好自然资源,实现人与自然的和谐统一的问题。”茶卡盐湖旅游公司的总经理王其发说道。

2015年,茶卡盐湖景区因环境严重污染被迫宣布关闭,开始休养生息。2016年,茶卡盐湖以全新的姿态开门迎客。现如今, 新茶卡盐湖景区开发面积约5平方公里,仅占盐湖总面积的不足二十分之一,并将游览区和开采生产区明确划分。同时,景区派驻近百名环境卫生保洁员在主要出入口开展可视范围及内部环境的整治,确保无乱丢、乱刻、乱画、乱吐等现象。

茶卡盐湖之美,美在自然,美在生态。徜徉在盐湖深处,人与自然和谐共处,美不胜收。王其发表示:“今后我们将紧紧围绕‘天空之镜’的自然资源,努力在‘保护中开发,在开发中保护’,实现科学、绿色、可持续发展。同时,在旅游开发中注重与工业游、度假游、研学游的融合发展,实现自然景观与工业景观、人文景观的深度融合。”

一粒“盐”的奇幻之旅

生态的改变,离不开盐湖资源的综合利用与循环开发。

察尔汗盐湖东西长168公里,南北宽20公里~40公里,总面积5856平方公里,是我国最大的可溶钾镁盐矿床,也是世界大型盐湖之一。可事实上,这里的盐资源与百姓日常生活中每天都要食用的盐却是两个概念。

“盐湖资源是由钾、钠、镁多种元素组成的‘复合体’,而钾元素则是其中的‘关键先生’。”王石军表示,钾肥是我国农业的重要支撑,而察尔汗的盐湖资源,则是提取钾肥的重要原料。从上世纪五十年代开始,察尔汗盐湖便源源不断地给我国农业生产提供着钾肥。目前,察尔汗盐湖的钾肥年产量近500万吨,是我国最大的钾肥生产基地。

资料显示,察尔汗盐湖早在1958年就开始了钾肥生产,但在当时的生产技术和科技条件下,对资源的开发利用基本上是粗放型生产方式,简单的提炼加工不仅造成了资源的浪费,更对生态环境产生了不良的影响。

此后,伴随着科技的进步,对资源的精细利用从钾肥的生产开始了。

据介绍,近年来,青海盐湖工业股份有限公司通过反浮选、冷结晶、正浮选、尾盐热溶结晶等颠覆性技术从卤水中提取钾盐生产钾肥,通过固液转化、老卤循环、驱动开采、贫富兼采、尾矿利用实现了低品位固体钾矿有效开发和资源循环利用,资源利用率由27%提升到74%,钾资源综合回收率达到80%以上。

王石军表示,原来国家规划察尔汗盐湖年产100万吨规模只能服务30年,如今可达到500万吨服务50年,资源可持续保障国内钾肥自给率50%以上,这不仅增强了我国的国际钾肥贸易话语权,更使中国成为世界钾肥价格洼地。

那回收钾资源以后的卤水又有什么用处?其实,钾肥仅仅是察尔汗盐湖资源利用的第一步,还有很多元素例如钠、镁、锂等都蕴含在提取完钾的废弃卤水中。以往,这些看似无用却价值无限的资源就被直接排放掉了,且由于排放量大,还形成了“镁害”。而现如今,察尔汗盐湖中富含的其他矿物质的利用价值得到了进一步挖掘,一粒小小的“盐”就这样重启了它的奇幻之旅。

在察尔汗钾肥生产的废弃卤水中,首先被得到重用的是镁。镁有“21世纪绿色工程材料”之称,镁合金具有比重轻、强度高、刚性高和易回收等特性,主要用于航空航天、汽车、轨道交通、船舶、国防军工。我国是镁资源大国和生产大国,其中,盐湖的镁资源就占到了国内总量的40%。

王石军说:“与传统硅热还原法从菱镁矿中提炼金属镁不同的是,察尔汗盐湖的钾锂镁等原料直接从卤水中循环提取,不需要挖山炸石,也不会对地质环境造成破坏,而且生产环节充分利用了区域太阳能资源,形成了一种绿色环保的生态循环。”

几年前,盐湖集团金属镁一体化项目在察尔汗盐湖开工建设,由此拉开了盐湖镁资源综合开发利用的序幕。投资600亿元的金属镁一体化项目以钾肥废液为原料,实现了盐湖变废为宝的梦想。

而随后对于金属锂的提取与利用,更将资源的综合利用做到了极致。中国科学院青海盐湖研究所的研究数据显示,柴达木盆地盐湖蕴藏230万吨锂,占我国卤水锂资源总量的80%,战略资源地位不言而喻。近年来,在各国新能源战略中,锂的地位显著,价格飙升,动力锂离子电池需求迅猛增长。因此,盐湖卤水提锂备受关注,研究工作受到高度重视,工程化步伐有所加快。

“经过30年的产业化研发,我们成功攻克了‘吸附法从高镁锂钾比卤水中提锂’的世界性难题,实现了从钾肥生产排放的废弃卤水中提取微量锂离子。”王石军表示,目前企业已经建成年产1万吨的碳酸锂项目,未来5年规划年产10万吨。

就这样,建设我国最大的“生态镁锂钾园”的梦想,在察尔汗这片白色的土地上逐步实现了。

其实,即便是提炼了钾、镁、锂的卤水,在察尔汗人的眼中依旧是一种珍稀资源,因为这样的卤水中富含的碱性物质,仍然有很大的利用价值:盐业尾料可以作为生产原料生产纯碱,而生产过纯碱的废液经过蒸发、加工后,还可以生产无水球状氯化钙,用于食品或者医药行业。

“这种从原料的一次利用到多次利用、梯级利用,再到尾液、尾矿的再利用、循环利用,难利用矿的再生转化利用,将‘循环’完全融合到自然生态,对‘大量生产、大量消费、大量废弃’的传统增长模式进行根本变革,完成了从‘资源—产品—废物’到‘资源—产品—再生资源’的完美变革,实现了资源的最大化利用,走上了可持续健康发展之路。”汪明道说道。

高“盐”值铺就百姓致富路

守着茶卡盐湖的金字招牌,让青海省海西蒙古族藏族自治州乌兰县茶卡镇脱贫致富的产业发展有了方向。“我们从旅游等渠道入手,通过项目实施带动当地产业发展,切实让群众感受到了绿水青山带来的真金白银。”青海省乌兰县副县长唐生林说道。

从两间土木房到崭新砖瓦房,茶卡镇巴音村脱贫户姜发菊的生活从5年前开始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巴音村和茶卡村是茶卡镇的贫困村,在茶卡盐湖还没有火起来的时候,当地百姓收入大多以放牧为主。2013年,姜发菊一家从茶卡镇小水桥搬到了巴音村。2015年,她在自家宅院的基础上扩建了两间房,开起了家庭宾馆。和大都市的民宿并无两样,姜发菊的家庭宾馆里卫生设施、无线网络和24小时热水一应俱全。

“从4月份开始,茶卡盐湖的游客就慢慢多起来了,到了七八月旅游旺季,来茶卡游玩住宿的人非常多,宾馆一年也能有4万多元的收入。”姜发菊说,等到了秋冬季节的旅游淡季,她会去政府和企业提供的公益性岗位上做环卫工,一个月也能有3000元左右的收入。

姜发菊的变化并不是个例。2013年以来,通过省、州、县政府补助和村民自筹的方式,当地将位于茶卡镇东20公里处巴音村镇村搬迁至镇区巴音新村,将镇区西北6公里处茶卡村镇村搬迁至镇区插卡新村,按整体划一、统一规划、统一标准的要求,统规统建了120平方米的二层楼房。

随着一间间破房、危房的拆除,一堵堵墙体的修复,一条条道路的硬化,一栋栋新房的建成,巴音村、茶卡村的村容村貌发生明显变化,群众居住环境得到明显改善,基本实现了农牧民生产在农村牧区,居住、生活、就医、上学、娱乐在镇区的发展目标,群众的生活条件和居住环境得到进一步改善,使群众切切实实地享受到了改革的红利。

搬得出更要能致富。近年来,茶卡镇对14户有意愿发展特色产业、开设家庭宾馆等贫困户发放金融扶贫“530”贷款60万元,有效解决了贫困户筹资问题,增强了脱贫致富的勇气和信心;在县妇联、县就业局等单位的大力支持下,多次举办烹饪、家庭宾馆等技能培训,参训农牧民达500余人。

“通过培训,群众对家庭宾馆的创意开发、规范化管理、服务理念的提升有了更新的认识。通过旅游促进转型发展,家庭宾馆经营收入已成为群众和贫困户增收的主要来源,助推了群众驶入致富快车道。”唐生林表示。

在脱贫攻坚的带动下,近年来,乌兰县借势“天空之镜”,在原有家庭宾馆的基础上,提升服务、提升质量、统一规划,发展具有特色的旅游“民宿村”,不断壮大支柱产业,延伸产业链,发展以特色餐饮、农家乐为主的第三产业,不断增加农牧民收入,村内基础设施建设、社会经济、人居环境都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现如今,巴音村已初步确定为州级乡村振兴战略示范村建设。

据统计,截至目前,茶卡村家庭宾馆为157家,占总户数的75%,床位3100余张,农家乐、餐饮14家,2018年旅游总收入达940余万元。巴音村家庭宾馆27家,占总户数的73%,床位548张,农家乐、餐饮8家,2018年接待游客11万余人,旅游总收入达405万元,同比2017年增长了70.2%。

唐生林说:“我们按照‘产城融合、文旅聚合、景镇一体’的发展思路,立足茶卡盐湖得天独厚的资源禀赋和区位优势,创新‘旅游+’发展模式,将脱贫路径从‘救助式’转为‘开发式’,激发贫困群众内生动力,借助旅游业发展的有利时机,大力发展家庭宾馆服务业,带动周边农牧民经济提速增效。”

此外,依托茶卡盐湖资源带来的收入,近年来,乌兰县累计投资7638万元,实施了排水管网系统改善工程、垃圾处理场、集中供暖、幸福路和盐湖路的延伸和升级改造等工程,并建设了排水管网、连接高速公路的幸福路和盐湖路建设人行道、垃圾处理场和体现民族特色商户门头,更换了仿汉白玉护栏,铺设仿大理石条纹花砖,全面提升了城镇整体形象和百姓幸福感。

杨汝坤表示,围绕盐湖资源的生态保护与综合利用,青海各地在生态脆弱地区探索出了一条资源节约利用、环境有效保护、地方群众满意的发展模式,在生态环保与资源开发中寻求到了两者协调发展的平衡点,将在保护生态环境的前提下搞好开发利用的总体要求落到了实处。

历经沧海桑田的巨变,如今的盐湖,正携带着古老生命的尊严,凝聚着拓荒者虔诚不逾的热爱,不断守护着美丽地球上这片来之不易的自然资源。

独家稿件声明
本网站内容中注明来源为“中国自然资源报”的所有内容,版权均属本网站所有,任何媒体、网站、个人转载或引用本网站内容,不得对内容原意进行曲解、修改。转载或引用必须注明来源为:“中国自然资源报”。转载本报稿件需经本报授权。违反上述声明者,本报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主管:中华人民共和国自然资源部 主办:中国自然资源报社
承办:北京中地世纪文化传媒中心 运维:北京金地世纪文化传媒有限公司
广播电视节目制作经营许可证     ICP备:京ICP备13053122号     京公网安备:110102006002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
地址:北京市西城区黄寺大街24号院  邮编:100011    报刊征订:010-68047627/7643    邮箱:zrzybtg@12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