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顶部 关闭
首页 > 深度 >正文

海南红树林保护调查

2018-08-13 17:22:00    来源:    作者: 薛 亮

在热带或者亚热带沿海,伴随淤泥同时出现的,是红树林,海南自不例外,这里除了蓝天白云、大海沙滩以外,还有分布在全岛多地的红树林生态体系,这种在海水中即使被海浪冲走,也能随波逐流,一遇泥沙即可生根成长的树种群,构成了热带海岸的重要标志之一,更成为海南生态文明建设不可或缺的重要组成部分。

事实上,红树林并非是单一树种,它是海岸水生植被物落群的统称。数据统计,海南的红树林广泛分布在当地的各级红树林自然保护区中,例如:东寨港国家级红树林自然保护区、清澜港省级红树林自然保护区、花场湾县级红树林自然保护区等等。长久以来,纵横交错、盘根复杂的红树林形成了一座座海岸立体格栅,以“海岸卫士”的姿态,守护着海岸沙滩、保护着沿海村落和农田免受风浪潮汐的侵蚀,构成了一种独特的生态平衡。

但近几十年来,海南的红树林生态系统却遭到了破坏,面积逐步缩小,残林比重不断增大,与之相伴的是防护效能逐渐下降。在红树林生态系统屡遭破坏的现实面前,应该做些什么?

两个“第一起”公益诉讼案

从海口市中心向东大约45公里,即可到达东寨港。让这个坐落于海口市东北部与文昌市西北部之间的内海闻名遐迩的,是这里全国成片面积最大、种类最齐全、保存最完整的红树林,以及据此建立的我国第一个红树林自然保护区。

据东寨港国家级自然保护区管理局科研监测科林业工程师李诗川介绍,东寨港保护区绵延50多公里,总面积6万多亩,是海口市生态环境保护的重中之重,被誉为“海口之肾”。“我国的红树共有19科37种,东寨港就分布着19科36种,占据了全国红树种类的97%以上。”李诗川自豪地说道。

雨季来临,保护区内绿意盎然,李诗川涉水查看红树林长势,穿过淤泥深厚的潮间带,不时有鱼、虾、蟹、鸟觅食嬉戏。“你能想象嘛,也就在几年前,这里挖塘搞养殖,虾池、鱼塘、养鸭随处可见,大片大片的红树林成为荒芜的水泥塘。”李诗川无奈地说道。

李诗川记忆里的东寨港,确实是这个样子。2011年,东寨港国家级自然保护区管理局提起环境公益诉讼,把位于红树林保护区内的海口市美兰区演丰镇最大的养鸭户告上法庭,这场红树林生态体系保护与辖区农民饲养咸水鸭之间的博弈,最终演变成了海南第一起环境公益诉讼案。

据了解,当年,随着养殖户李某在东寨港保护区内的养殖规模不断扩大,周围红树林相继出现大面积死亡。当地环保部门会同有关专家查找原因,结论是咸水鸭养殖污染了水源。随后,当地政府多次下发通告要求李某搬离,但其始终不执行。2012年5月,东寨港保护区管理局将李某诉至海口中院,要求其停止养殖、拆除生产设施,恢复原状,并赔偿环境治理费用60万元。

“最终的结果还是好的,在法院的主持下,这个养殖户和我们达成调解协议,自愿将养殖场搬出保护区范围,我们一次性给予他1万元补偿。”李诗川说道。但让他没有想到的是,关于东寨港红树林的生态环保官司,还远未结束。

2015年初,中国红树林保育联盟通过信息公开方式,向原国家环保部、海南省生态环保厅申请公开海南东寨港国家级自然保护区内木栈道工程环评报告书,理由是这条建设在海南东寨港红树林国家级保护区实验区内全长2.6公里的木栈道工程,直接侵占鸟类觅食生态区位。对此,两机关均答复该工程不存在环评信息。

此后的5月,该组织联合中国生物多样性保护与绿色发展基金会作为共同原告,向海口中级人民法院提起公益诉讼,这成为国内针对破坏红树林所提起的第一起公益诉讼案。该组织认为,旅游区木栈道所在区域虽然仅为东寨港国家级红树林保护区实验区,但仍然是东寨港红树林生态系统不可或缺的部分,木栈道对本区域鸟类的影响必然成为影响保护区红树林生态系统性和完整性的关键因素。

事实上,影响红树林生态系统完整性的并不只有木栈道。资料显示,受东寨港旅游业影响,这里的游船所到之处,发动机的巨大轰鸣和造成的尾浪,不仅将近2万公里河道两侧的天然红树林推后了31米,更让栖息于此的留鸟和候鸟难觅踪迹。

好在亡羊补牢,为时未晚。去年7月31日,一则“关于关闭海口市演丰镇东寨港红树林旅游区”的通告,引起社会各界的关注。通告中明确,自即日起,东寨港红树林旅游区关闭整改,并停止旅游区内相关旅游经营活动。

拆除,是该旅游区内这条木栈道的最终宿命。在各方的不断努力下,2017年8月,东寨港保护区内的木栈道全部拆除完毕。如今的东寨港红树林旅游区,原有的38艘800匹以上马力的游船早已停驶,景区也已闭门谢客,不再对外开放。

海陆交界处的保护难题

调查发现,海南红树林屡遭破坏的重要原因之一在于利益驱使下,很多地方将原有的林区改为水产养殖场,长期从事捕鱼、捞虾、挖蟹、养鸭等活动,严重影响了红树林的正常生长和天然更新。

海南省有关部门调查数据显示,上世纪50年代至本世纪初的几十年,海南原来拥有的1万公顷红树林,因过度开采使用,总量减少了一半有余,其减少速度位居我国四大红树林区之首。特别是近年来,海南红树林的生态状况着实令人担忧。由于对红树林的认识不足,在利益的驱动下,人工砍伐、围海造田、毁林养殖、过度捕捞,以及水质污染、无序开发的趋势明显增加。美丽景观满目疮痍,红树林生存面临着严重的危机。

“保护区成立以后,工作人员对核心保护区这一片加强了管理,不让我们再挖塘捕鱼了。但说老实话,我们这些世世代代生在这里、长在这里的老百姓,怎么能听得进去啊。”生活在东寨港保护区红树林边上的老住户黄宏远说,那些年捕捞、开塘虽然停止了,但仍有一些马力较大的机动船在红树林水区内进行捕捞作业,围塘养鱼虾的更是屡见不鲜。

其实早在2010年,致公党海南省委员会在向政协海南省委第五届委员会第三次会议提交的议案中就提出,海南红树林高位池养虾排放养殖废水污染浓度高、危害大,造成地下水盐碱化、土壤盐咸化、农业失收,使井水不能饮用、土地浸染,已在一些地区产生严重问题,引起投诉并酿成环保纠纷。

该提案指出,由于红树林海湾内生态环境容量小,只能在海湾内积累、恶性循环,这破坏了红树林海区的自然生态平衡,红树林生态系统退化恶化,危及红树林海区生物多样性的生存。同时也使在红树林海区生态法低位池养虾业遭受重大打击,长此以往,红树林海区生态环境极端恶化,无论高位池还是低位池都可能一损俱损。

据该委员会考察,在海南清澜港省级红树林自然保护区周围的东阁、头苑、文教等地,近30多年来,农民大肆砍伐红树林,开辟了许多低位池养虾场,对红树林已造成第一轮浩劫。近几年在防坡堤以内盐碱化田泽内,当地村民与外来投资者又开挖了不少高位池养虾场,其养殖废水对红树林生态环境的危害,又等于是第二轮浩劫。危害积累,影响至大,不可忽视。

位于文昌市的清澜港保护区,是我国红树林植物天然分布数量最多地区。然而近30多年来的砍伐,让这里的红树林生态系统趋向退化、次生化、生态环境破碎化。然而当记者近日前往此处调查时发现,在这份提案提交后的8年里,这里的现状并未有多大改观,一条条人工搭砌的堤岸仍然地将红树林水域分割成一座座养虾池,而且这里已很难找到乔木型红树林植物群落,大多为灌木型稀疏红树林植物群落。

有业内专家认为,海南红树林的现状,与早期对红树林实施有效管理与保护方面有很大缺陷有关。到底那个部门管理红树林湿地?林业部门的目光主要盯住内陆山区的天然林、经济林、海防林,而对于红树林管理往往鞭长莫及,缺乏资金、人员;海洋渔业部门关注的是珊瑚礁与海草床生态系统,对于海湾一隅的红树林似乎照顾不周;国土环保部门认为红树林处于潮间带范围,不属于管辖区域。“红树林位于海陆交界界面,几个部门都有管理职责,但谁都又没有能实施有效管理。”该专家表示。

生态修复迫在眉睫

好在近年来,越来越多人了解和认识到红树林及其生态价值,各级政府也加强了对红树林的保护。

2011年7月,海南省人大通过了《海南省红树林保护规定》;今年1月1日,修订后的《海南省红树林保护规定》实施,明确红树林资源保护发展规划应当符合海南省总体规划,同时明文规定,禁止在红树林自然保护区和保护林带内捕捞、采药、毁林挖塘、填海造地、围堤、开垦、采石、烧荒、采矿、采砂、取土及其他毁坏红树林资源的行为。

在海南第一起环境公益诉讼案的影响下,海口市于2012年8月启动了保护东寨港红树林的专项整治工作,经过半年多整治,对死亡的29.95亩红树林进行补种,近2400亩养殖塘实施退塘还林。2014年3月28日,海口市人大常委会通过《关于加强东寨港红树林湿地保护管理的决定》,正式以地方法规形式将红树林湿地保护管理纳入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计划,为红树林划定生态保护红线,将原红树林湿地的保护面积从5万多亩增加到12万多亩。此后,海口市政府投入5500万元整治东寨港红树林区域内环境,目前已退塘还林2.4万多亩,红树林造林3170亩,关停、搬迁、取缔保护区及周边59家(宗)养猪场、餐饮店、非法采石场、违章建筑,并建设了污水处理厂及管网配套设施。

“在过去,之所以一个个老大难问题没能得到有效解决,一个主要原因便是没有对相关规律和条件形成正确认识。”李诗川表示,最近两年,保护区管理局认真分析了红树林的生长规律,找到了很多改造自然条件的正确方法。

在海口三江、曲口海域一带,当地居民以养殖生蚝为主业,长期以来,废弃的生蚝壳堆积成山,严重污染周边环境、阻碍人们出行和影响村容村貌。东寨港保护区在生态修复加固滩涂蓄淤泥工作中,通过专家论证,决定利用废弃的生蚝壳变废为宝作为防水土流失加固河岸材料。

“这是一个大胆的尝试,并没有经验可借鉴。但从实践效果来看,与以往用抛石挤淤或土体固化等修复加固做法相比,这样做既解决了环境污染问题,又可节省一大笔费用,还让生活在淤泥里的螃蟹等生物回归了自然寄养,可谓是一举三得。”李诗川解释道。

此外,在东寨港生态修复的过程中,也将科学技术的运用发挥到了极致。“如果直接在这里培育、栽种大量树苗,瞎干、盲干,成活率自然将低得可怜。浪费了人力物力,实际效果可以说基本为零。如此,便很可能形成‘年年要经费,工作无实效’的恶循环。”李诗川说道。

为此,保护区管理局通过培育易于成活、能够生长的植物,逐渐改变水土环境状况,逐步恢复生态功能,实现了生物的多样性,重构起滩涂的生态平衡。在关闭旅游区、修复生态环境、禁捕退塘等多重利好措施的叠加下,东寨港保护区已然恢复了原有的自然生态。

而在清澜港省级红树林自然保护区,来自生态环保整治修复的压力传导,让吕烈标如坐针毡,作为该自然保护区管理站的站长,他深知自己肩上的责任有多重。

4月12日,文昌市发文部署海南清澜港红树林保护区退塘还林还湿工作,计划在3年内全面清退保护区内1.14万亩的鱼虾塘。“这是一片难得的自然资源,我们有责任保护好它。”吕烈标表示,保护区内红树林面积21667亩属于国家重点公益林,但由于历史遗留的鱼虾塘及养殖场养殖排污,影响了红树林生态系统安全,

为此,文昌争取中央、省、市三级财政资金投入1.248亿元,按计划分年度逐步对清澜红树林省级自然保护区核心区内的4159.2亩虾塘及养殖场实施退塘还林还湿工程。在吕烈标提供的一份该保护区2018年退塘还林还湿完成情况表中记载,截至8月7日,已累计签订退塘协议2242.71亩,完成退塘(破坝)任务73.86亩。“虽然这只是刚刚开始,但是我们有信心把这项工作做好。”吕烈标表示。

寻找保护与利用的平衡点

“在东寨港保护区去年拆除木栈道时,的确存在争议。”李诗川说,有人认为,红树林保护区里建立木栈道既可以宣传红树林,又可以带动当地的经济发展,这能更好地体现红树林经济价值;但也有人提出,这些木栈道是否有规划,是否经专家认证合法?如果非法,那就必须要拆掉。

中国红树林保育联盟有关负责人认为,对红树林资源的利用应遵循保护优先、科学严谨的原则。对木栈道进行拆除或将是重新审视红树林生态保护的过程,期许看到更生态友好的旅游规划。“既要金山银山,也要绿水青山。旅游规划应充分认识到红树林生态系统重要性,以及底栖生物、鸟类、鱼类等动物在红树林生态系统中的地位和意义。对于木栈道,将旅游观光路线主干线调整到陆地之上,仅在合适的区位向潮间滩涂作适度延伸,在确保不破坏红树林生态的基础上以满足旅游功能的需要,这样,会不会是个更可持续的方式?”该负责人表示。

而海南省政协委员刘艳玲提交的一份建议指出,近年来,各地政府努力加大红树林造林力度,先后开展了退塘还林、滩涂造林等修复工程,旨在增加红树林的覆盖面积,发挥红树林固岸护堤的功能。然而,完整的红树林湿地生态系统是由红树林植物群落(有林地)、潮沟、潮间带滩涂及浅水区组成的,各组成部分的作用并不相同。红树林湿地生态系统另一个重要的生态服务功能,即维持生物多样性的功能,是需要通过完整的生态系统来实现的,单纯的红树林功能有限,不能仅关注红树植物,忽视了红树林湿地生态系统的完整性。

除此之外,对于生活在东寨港保护区周边2个镇以及2个农场的3万多名世世代代靠海吃海的村民来说,如何在经济开发与生态保护的博弈中寻找平衡点,既能增加他们的收入,又能保住子孙的“金饭碗”,成为管理者必须思考探索并予以完善解决的问题。

“现在红树林的保护工作已越来越走向正规,但还有个关键问题是,得让原本靠红树林生活的渔民有可持续为生的手段。”李诗川认为,保护红树林不能走极端,不能只画个界把红树林圈起来,但是别的都不管。

黄宏远现在最喜欢的就是闲暇时到岸边散步,关闭了旅游区,没有了木栈道,更能静谧而专注地远眺这一大片葱葱绿色。“过去是靠海吃海、靠林吃林,现在大家都有保护意识,主动帮助科研人员修复红树林,这也是我们的工作之一。”黄宏远欣喜地说,现在保护区管理局正在和几家企业谈整体开发东寨港保护区外围旅游的事,以后开发起来,像他这样生活在周边的村民就能整体转岗就业了。

“推进自然保护区管理工作,就是要加强‘划、立、治’3个方面工作:保护区的边界界线和功能安排要划得明确,保护区的护栏围网等物理隔离要立得清楚,保护区内及周边的污染源、养殖活动、非法经营等要治得干净。”海南省生态环境保护厅副厅长毛东利说,以东寨港保护区为例,该保护区将通过引导村民改变与环境保护相悖的粗放生产生活方式,同时鼓励村民选择与环境保护相向的绿色生产生活方式,包括养蜂、种植花卉等,以加强改进自然保护区管理工作。

转载免责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中国自然资源报网无关。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
本社动态   |    关于我们   |     版权声明   |    免责条款   |    招贤纳士   |    意见反馈   |    联系我们   |    网站合作   |    法律顾问
主管:中华人民共和国自然资源部 主办:中国国土资源报社
承办:北京中地世纪文化传媒中心 运维:北京金地世纪文化传媒有限公司
经营许可证编号:京ICP证140100号    广播电视节目制作经营许可证     ICP备:京ICP备13053122号     京公网安备:110102006002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
地址:北京市西城区羊肉胡同甲30号  邮编:100034    技术支持:010-68047642   邮箱:gtzybnet@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