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顶部 关闭
首页 > 评论 >正文

毛志红:违法乱占滥用耕地之风当狠刹

2020-03-25 10:41:00    来源: 中国自然资源报    作者:毛志红

日前,最高检发布了4个指导性案例,其中有2起案件与非法占用农用地有关。相关负责人表示,检察机关2年时间对非法占用农用地犯罪提起公诉10897件13824人,非法占用农用地成为涉农领域常见多发案件。如此数据,足见违法乱占滥用耕地势头不减,耕地保护形势依然不容乐观。

耕地红线关乎十几亿人的吃饭大事,是什么时候都不可突破的底线。从已发案件来看,乱占滥用耕地多发生在城乡接合部,城市周边、浅山地区等,而恰恰这些区域分布着大量优质耕地,频繁的生产建设活动直接冲击耕地红线。重典治乱,无疑要盯紧重点区域加大执法监察力度,狠刹乱占滥用耕地之风。然而,受利益或政绩驱动,有些违法行为屡禁不止,有的得到或明或暗的默许甚至支持,有的抱有法不责众的侥幸心理。对此,检察机关提起公诉追究行政监管责任甚至刑事责任,不仅能起到很好的示警作用,还能挽救复垦被乱占滥用的耕地。

根据我国法律法规,非法占用基本农田5亩以上或者其他耕地10亩以上的应予立案追诉。严惩违法者的确大快人心,但我们并不希望看到更多这类案件,而更希望耕地资源能够得到坚不可摧的保护。为此,国土空间规划体系构建将统筹划定落实三条控制线,协调解决生态保护、永久基本农田、城镇开发边界的空间冲突。以线为界,城镇开发从“增量扩张”转型为“减量发展”,生态建设与耕地保护相得益彰。

纵观乱占滥用耕地的各类非农建设,大多以合法形式掩盖非法目的,违法占用情形各异,治本之策也有不同。

一些地方违规将耕地用来建房建厂、挖砂取土、建窑采矿等非农活动,直接反映了各类生产用地的强劲需求。对于不符合用地条件的行为从一开始就要坚决说“不”,做好源头防范而不要等到既成事实。而对于包括农村建房等实际刚性需求则应“疏堵结合”,积极引导通过节约集约用地在盘活存量上开拓空间,进而最大限度地避免占用耕地。可见,生产与耕保之间的矛盾,完全可以立足存量挖潜和刚性约束来解决。

有的地方以生态建设的名义开垦林地、建设绿化廊道、生态景观等非农建设,则反映出生态与耕保之间的用地冲突。殊不知,生态建设和耕地保护并不矛盾,耕地同样具有水土涵养、调节气候、景观服务等生态功能,同样是生态系统不可分割的一部分,又何苦另起炉灶或厚此薄彼造成人为毁坏?一些城市将周边、重要交通沿线的耕地划为永久基本农田,并就此建设农耕生态基地或郊野公园,还有的依托城区内甚至房前屋后的耕地建设“粮袋子”“菜园子”,形成独特的城市田园风光。这些探索既可保护耕地留青留绿,又能丰富城市生态景观。

有的违法行为以农业结构调整的名义挖塘养鱼、种植林果等破坏永久基本农田,说是为了脱贫致富或者发展振兴。从实践来看,增收致富固然重要,但完全没有必要以牺牲赖以生存的耕地为代价。更何况,为了适应现代农业尤其设施农业发展需求,两部门去年联合印发通知加大用地支持,直接用于作物种植和畜禽水产养殖的设施用地可以使用一般耕地,无需审批也无需落实占补平衡。这无疑为农业增收致富提供了更多便利,但这不意味着可以破坏耕地或搞非农建设。所以,那些假借发展设施农业之名进行小产权房、大棚房开发等非农建设,纯属投机营私定当严惩不贷。

可见,生产也好,生态也罢,在实践当中发展思路可有千万条,何必盯着耕地不放酿成违法犯罪?

独家稿件声明
本网站内容中注明来源为“中国自然资源报”的所有内容,版权均属本网站所有,任何媒体、网站、个人转载或引用本网站内容,不得对内容原意进行曲解、修改。转载或引用必须注明来源为:“中国自然资源报”。转载本报稿件需经本报授权。违反上述声明者,本报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主管:中华人民共和国自然资源部 主办:中国自然资源报社
ICP备:京ICP备13053122号-1  备案查询   地址:北京市西城区复兴门外大街1号  邮编:100860    报刊征订:010-68047627/7643    邮箱:zrzybtg@12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