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顶部 关闭
首页 > 评论 >正文

许光辉:眼看他起高楼,却为何遏不住?

2019-12-24 14:13:41    来源: 中国自然资源报    作者:许光辉

——从湖南邵东“申家大院”被拆除说起   

“眼看他起朱楼,眼看他宴宾客,眼看他楼塌了。”近日,位于湖南省邵东市周关桥乡洪阳村,有着“邵东第一豪宅”之称的“申家大院”被拆除。据悉,该建筑侵占农田61亩,前后花费了4年时间修建而成,亭台楼阁、雕梁画栋应有尽有,拆除时“挖掘机挖下去的每一下都是钱”。有舆论质疑,如此大体量的违建为何要等到“木已成舟”才拆除?

类似质疑不单只存在于“申家大院”一例事件中。其实,来自社会舆论的声音,并不是反对拆违,而是质疑在大量违法用地、违法建筑形成之初,基层政府和相关部门干什么去了?是否存在监管缺失、执法缺位问题?

不可否认,在查处违法用地案件中,个别基层政府和相关部门存在着不作为、乱作为甚至失职渎职等行为,导致有的地方违法用地屡禁不止,违章建筑疯狂生长。但我们也应客观地看到,在查处这些案件的过程中,基层地方政府和自然资源部门的确面临诸多“放不开手脚”的难题。

首先,自然资源部门没有强制拆除权。对上述违法行为在发现后应及时予以制止,而制止的有效手段就是先行拆除,以避免形成更大损失。但现实是“只能动口,不能动手”,《土地管理法》《城乡规划法》没有赋予自然资源部门强制拆除权,甚至在制止阶段连先行查封、扣押的行政强制权也没有。虽然最高人民检察院曾要求在制止阶段要“穷尽一切行政手段”,但这种要求对基层而言显然不切合实际;而过软的行政执法手段,也只能“眼看他起高楼”。

其次,实际存在的强制拆除执行难。依据《土地管理法》,自然资源部门须申请法院强制拆除,但不少地方法院基于各种理由不愿受理涉及强制拆除的执行案件,有的甚至形成“拉锯战”。依据《城乡规划法》,从下达行政处罚决定书到由县级政府责令相关部门或由乡镇政府组织实施强制拆除,须经过法定的60日行政复议和6个月的行政诉讼期限。也就是说,履行程序至少要半年时间,也只能“眼看着拆不了”。

而在地方组织开展的各种集中专项行动中,来自上级部门限期拆除、整改到位的行政命令,更使基层政府和自然资源部门左右为难。为避免被通报和约谈问责,一些地方只能在上级规定的期限内,在违法当事人不履行自拆的情况下实施强制拆除。但这样一来,不仅形成程序性违法,还要承担行政败诉的风险。

面对“不是不拆,而是真的难拆”的现实情况,不少地方也在积极探索解决之道。比如:与法院共同探索实行“裁执分离”或采取“协助自拆”以规避强拆。但说到底,这些办法只能体现后果严惩,并不能体现源头严控、过程严管。

没有“牙床”,如何长出“獠牙”?笔者认为,在强化地方政府主体责任,完善自然资源执法监管体制机制的同时,应从基层执法面临的实际问题出发,赋予自然资源部门行政强制拆除权和先行查封、扣押权。同时,进一步提高执法效率。只有这样,才能对违法用地真正做到有效制止、及时查处,实现“发现在初始,解决在萌芽”,避免造成更多、更大的经济损失和财产浪费,从而维护良好的土地市场秩序和营商环境。

(作者系本报记者)

独家稿件声明
本网站内容中注明来源为“中国自然资源报”的所有内容,版权均属本网站所有,任何媒体、网站、个人转载或引用本网站内容,不得对内容原意进行曲解、修改。转载或引用必须注明来源为:“中国自然资源报”。转载本报稿件需经本报授权。违反上述声明者,本报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主管:中华人民共和国自然资源部 主办:中国自然资源报社
ICP备:京ICP备13053122号-1  备案查询   地址:北京市西城区复兴门外大街1号  邮编:100860    报刊征订:010-68047627/7643    邮箱:zrzybtg@12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