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顶部 关闭
首页 > 评论 >正文

王立彬:国土调查:一个充满挑战的过渡

2018-09-11 14:28:21    来源: 中国自然资源报    作者:

今年9月,正是国务院机构改革方案提请全国人大审议并通过半年之际。这一方案中,组建自然资源部列在第一位。半年来,自然资源部门干什么、怎么干?这一超级部的组建工作一直为各界关注,而各界也一直面临“说不大清楚”的挑战。

事实上,也许远远超过了正式挂牌、“三定”方案公布等涵盖的节点或范畴,自然资源部的形成可以说是一个动态过程,是不断前进的“生成”(Becoming)而非静态的“是”(Being)。这一机构,整合了八九个部门在规划、确权登记等领域的职能,涵盖960万平方公里陆地国土与300万平方公里海洋国土,囊括土地、水、森林、草地、矿产、海洋等绝大多数自然资源的调查、开发利用、空间规划以及监管。这个新部门从内涵到外延,不仅权责极大,而且触及大量前所未有的未知领域,例如它事实上突破了单一的行政管理范畴,将依法成为自然资源全民所有权的行使主体,而这必然涉及大量前所未有的理论问题。因此,“是什么”这个“解释世界”的问题,无法回答“干什么”这一“改变世界”的问题。以“山水林田湖草海”为对象,在自然资源领域几乎包罗万象的第三次全国国土调查实践,可以说正是这一机构的真正形成之路。

首次从“第三次全国土地调查”变身为“第三次全国国土调查”,前所未有。而相对于未来可预期的“第四次全国自然资源调查”,这也是一个过渡,且是一个伟大的过渡。面朝“十四五”规划的这一过渡,包含着大量前所未有的理论与实践的创新压力。如海陆统筹,关键之一在于标准统一;原农业部门、原林业部门、水利部门在森林、草原、湖泊、湿地等方面存在分歧。在国土分类问题之外,所有权与使用权等权属分类方面的新课题丝毫也不轻松。权属问题的融合是自然资源融合的理所当然要求,也是推动城乡不动产统一登记向自然资源统一登记的前提。

第三次全国国土调查,身处“互联网+”的大数据整合科技革命新时代。从高精度国土资源卫星到无人机,航空航天遥感技术,使这项工作真正成为“人在做、天在看”的大调查。而卫片影像研判、远程移动网络调查,在大大减少外业工作量成本的同时,也使国土调查同样面临“算法时代”的一系列新挑战,如面对地矿权属、土地征迁、闲置土地、污染土地等问题时,关于数据选择与客观分析的算法问题,将不可避免地显现出来。

机构改革是中国改革的必然要求,自然资源部的组建在路上,因为改革开放一直在路上。仔细想,这不也是真正的机构改革所应当明确的自我定位之一吗?

独家稿件声明
本网站内容中注明来源为“中国自然资源报”的所有内容,版权均属本网站所有,任何媒体、网站、个人转载或引用本网站内容,不得对内容原意进行曲解、修改。转载或引用必须注明来源为:“中国自然资源报”。转载本报稿件需经本报授权。违反上述声明者,本报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本社动态   |    关于我们   |     版权声明   |    免责条款   |    招贤纳士   |    意见反馈   |    联系我们   |    网站合作   |    法律顾问
主管:中华人民共和国自然资源部 主办:中国国土资源报社
承办:北京中地世纪文化传媒中心 运维:北京金地世纪文化传媒有限公司
经营许可证编号:京ICP证140100号    广播电视节目制作经营许可证     ICP备:京ICP备13053122号     京公网安备:110102006002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
地址:北京市西城区羊肉胡同甲30号  邮编:100034    技术支持:010-68047642   邮箱:gtzybnet@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