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顶部 关闭
首页 > 评论 >正文

吴强华:莫让好政策停在“三点半”

2018-03-13 09:25:42    来源: 中国国土资源报    作者:吴强华

多年来,两会期间的“部长通道”,已成为媒体为民请命的民意通道。

针对小学下午三点半放学问题,教育部部长陈宝生在人民大会堂“部长通道”表示,教育部将与有关部门协商解决涉及的相关政策问题,探索依靠社会力量解决“三点半放学”问题,并加大力度治理校外托管班乱象。

孩子放学早、家长下班晚,“三点半问题”引致的时间差,令家长疲于应对。随着二孩时代的来临,“三点半问题”更是让家长们应接不暇。

在笔者记忆中,小学的放学时间一直是五点。从五点演变到“三点半”,据说是源于原国家教委的一份文件。

据媒体报道,1990年6月4日,原国家教委发布的《学校卫生工作条例》明确规定,学生每日学习时间(包括自习),小学不超过6小时,中学不超过8小时,大学不超过10小时。

文件规定的“每日学习时间小学不超过6小时”,在操作中演变成了“小学生在校时间不超过6小时”,“三点半问题”由此而来。

根据“三点半问题”的演变进程,不难发现“三点半问题”具有两大特征:

一是违背政策初心的选择性执行。文件规定学习时间不超过6小时,政策初心在于为学生减负。执行层面将“学习时间”偷换为“在校时间”,违背政策初心的选择性执行,让旨在为学生减负的规定,异化成了为学校减负的凭证。

二是无视外部效应的转嫁性执行。事实上,学习时间不超过6小时的规定,完全可以在延长课间休息时长的情况下实现,从而在不违背初心也不违反规定的前提下,将放学时间延长至下午五点。“三点半放学”无视由此带来的外部效应,将问题由学校转嫁给家庭。

选择性执行和转嫁性执行,让很多好政策停在了“三点半”。如各地区、各行业推动工作责任落实的一些具体要求,在执行层面通过选择性执行、转嫁性执行,演变成了层层准备、包装文字材料的大比拼,使得“抓铁有痕”异化为“材料留痕”。

前不久,山东省委书记刘家义在一次全省大会上指出,现在有的部门、地方以签责任状为“绝活”,将层层压实责任变为层层下推责任,最终使责任悬空、虚化,而追责问责只问下级、不问自己,使追责问责成为推卸责任、不尽职不作为不担当的护身符。

刘家义的话,无疑切中了“三点半问题”的要害——不尽职、不作为、不担当。“材料留痕”的盛行,更是让不尽职、不作为、不担当有了新变种——假尽职、假作为、假担当。

破解“三点半问题”,当从打击“三假”开始。

(作者系本报记者)

独家稿件声明
本网站内容中注明来源为“中国自然资源报”的所有内容,版权均属本网站所有,任何媒体、网站、个人转载或引用本网站内容,不得对内容原意进行曲解、修改。转载或引用必须注明来源为:“中国自然资源报”。转载本报稿件需经本报授权。违反上述声明者,本报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本社动态   |    关于我们   |     版权声明   |    免责条款   |    招贤纳士   |    意见反馈   |    联系我们   |    网站合作   |    法律顾问
主管:中华人民共和国自然资源部 主办:中国国土资源报社
承办:北京中地世纪文化传媒中心 运维:北京金地世纪文化传媒有限公司
经营许可证编号:京ICP证140100号    广播电视节目制作经营许可证     ICP备:京ICP备13053122号     京公网安备:110102006002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
地址:北京市西城区羊肉胡同甲30号  邮编:100034    技术支持:010-68047642   邮箱:gtzybnet@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