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顶部 关闭
首页 > 国土文学 >正文

情牵山野(刘国荣)

2018-08-21 14:14:18    来源: 中国自然资源报    作者:刘国荣

我生于山野,长于山野,一辈子工作没有离开过山野,与山野相伴是我这一辈子的缘份。

很小的时候,我就知道父亲是一名地质工作者,常年与山水相伴,行走在山野之间,为国家寻找矿产资源。那时,在我的眼里,父亲很伟大,随意到地下捡一块石头,就知道这块石头是什么岩石,里面含不含矿。在我的亲戚同学之间,父亲更被他们吹得神乎其神。我曾为有这样的一位父亲而感到骄傲,我也曾暗暗地想,今后长大了,要像父亲一样,成为一名为国家探矿的地质队员。

有了这个目标,就朝着这个目标迈进。于是,我在读初中、高中的日子里,尽管要砍柴、割草,帮母亲做很多家务,还要出集体工,但我始终坚持把书读好。我坚信,把书读好迟早会有用的。在老家的山野里耕耘,我不仅学会了所有的农活,而且一干就是三年。三年后,我离开了家乡的山野,又走向了地质工作的山野,成了一名真正的地质队员。

在我四十年的工作经历中,山野生活占了绝大部分。从城步的苗儿山区,到雪峰山下的洞口,再到我的家乡隆回,这些都是我早年开展地质工作的地方。然后,从湘中腹地,再到三湘四水,从省内到省外,再到国外,很多矿区都留下了我找矿的足迹,洒下了我辛勤工作的汗水。甘肃甘南地区的金矿找矿,这是我工作过的离湖南最远的一个藏族地区,那里天高云淡,海拔高,地形切割厉害,山野到处都是成群结队的羊群,给人一种新鲜舒服的感觉。那年还是十一月份,南方的天气还不是很寒冷,但那里却已经下了第一场大雪,冷起来真还有点刺骨的感觉。但这丝毫没有阻挡我们一行找矿的心情。一个星期下来,我们对那里的三个金矿都进行了实地踏勘,提出了找矿的建议和思路。后来,在那里找到了一个资源储量达到特大型规模的金矿,使我们找金矿的梦想变成了现实。

在从事钻探工作生涯中,我印象最深的是那裹着白帆布的钻塔,在常人的眼里高不可攀,但在我们这些钻工那里,一眨眼的工夫就爬上了塔顶。钻探工人一声吼,地球也要抖三抖。埋藏在地下几千年的矿藏,是钻工们操作钻机一米米地钻进,从而把这些矿藏从地下找出来,造福于人类。当然最自豪的是地质队员了,是我们的跋山涉水,不畏艰辛,征服了一座座山峰,把一个个矿床找出来,我们不仅是矿山的开拓者,而且是“地下的侦察兵”。不管是当钻探工人的年月里,还是搞地质的那段时光里,山野给了我的艰辛,也锻炼了我吃苦耐劳的品质。以至我后来在多年的地质工作管理中,上山爬坡腿不抖气不喘,能吃能睡能熬夜,就是年过五十以后,工作干劲仍不减当年。仔细去回忆,是山野给了我健壮的身躯,是我把自己的灵魂深深地融入了山水之中。

情恋山野无需说很多理由,它是我一种生命的激情,是用心和生命吟诵出来的最真实、最生动的情结。这种情结只有让灵魂在与山野的撞击中才能获得,人生需要很多的碰撞才能铸就真正的价值。虽然离退休的日子越来越近了,但《勘探队员之歌》的歌声一直在我的耳边回响,“是那山谷的风,吹动了我们的红旗,是那狂暴的雨,洗刷了我们的帐篷……我们满怀无限的希望,为祖国寻找出富饶的矿藏”。忘不了矗立在山野中的钻塔,忘不了塔顶上的蓝天白云,忘不了住帐篷和干打垒的日子,更忘不了那些山野的经历和磨炼。

花开花落,春去秋来。当我走过了弯弯曲曲的山路,跨过了高高低低的陡坎,穿过了密密麻麻的树林,涉过了深深浅浅的沟谷,已经是一个两鬓斑白的老人了。当我去回首人生旅途中这段山野经历时,我为自己的付出而感到快乐,因为大山里留下了我青春的脚步,山野里成就了我这辈子找矿的人生。在我的心目中,青春的记忆不会因为岁月而褪去,眼前还会涌动起山野阵阵的雄风……

(作者单位:湖南省地勘局418队)

独家稿件声明
本网站内容中注明来源为“中国自然资源报”的所有内容,版权均属本网站所有,任何媒体、网站、个人转载或引用本网站内容,不得对内容原意进行曲解、修改。转载或引用必须注明来源为:“中国自然资源报”。转载本报稿件需经本报授权。违反上述声明者,本报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本社动态   |    关于我们   |     版权声明   |    免责条款   |    招贤纳士   |    意见反馈   |    联系我们   |    网站合作   |    法律顾问
主管:中华人民共和国自然资源部 主办:中国国土资源报社
承办:北京中地世纪文化传媒中心 运维:北京金地世纪文化传媒有限公司
经营许可证编号:京ICP证140100号    广播电视节目制作经营许可证     ICP备:京ICP备13053122号     京公网安备:110102006002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
地址:北京市西城区羊肉胡同甲30号  邮编:100034    技术支持:010-68047642   邮箱:gtzybnet@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