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顶部 关闭
首页 > 国土文学 >正文

父亲与桥(蒋红梅)

2018-08-14 12:20:21    来源: 中国自然资源报    作者:蒋红梅

每一座桥都连着一段历史,一场回忆。我们村的那座桥,没有赵州桥历史悠久,也没有长江大桥气势雄伟,它只是一座普通的水泥钢筋桥,历经30多年的风雨,甚至连护栏都残缺了。然而,每当我踏上这座熟悉的小桥,就犹如遇见了故去的老父亲。桥,依旧。流水,依旧。我仿佛还是那个牵着小妹,站在桥头,盼着父归的小女孩。伫立桥上,任由河风吹乱长发,也将我的思绪吹向久远的过去——

这座桥是我们村通往外界的必经之路,男女老少进城、孩子外出求学,都从这里经过。之前,这里可没有像样的桥,而是用几块木条搭成的简易浮桥,桥的跨度足有八米,桥下水流湍急,遇到刮风下雨,走在桥上摇摇晃晃,心里更是惴惴不安。小时候,每次走到村口要过桥时,我都吓得双脚发软,在父亲一再鼓励下,我勉强走到一半时,还是被响亮的流水声吓得哇哇大哭,父亲只好返回来背我过去。这时,父亲一边背我一边轻叹:“红红别怕,别怕,有爸呢,爸明天给你搭座好桥!”

我以为父亲说这话,是为了哄我开心的。直到一天深夜,我被一阵吵闹声惊醒,揉着惺忪的睡眼,看到母亲在煤油灯下双手叉腰,怒冲冲地对父亲大叫:“你这个败家爷们儿,把工资全垫进去修桥,村里有谁会领你这个情?你不知道,多少人背后说你是为了图私利。今天你做个决定,要么要这个家,要么继续修桥,我们各过各的!”面对愤怒的母亲,父亲坐在灯下冷静地说了一句:“既然你也不理解不支持我,那就随便你吧!”

母亲拗不过父亲,气得牵着小妹连夜回了外婆家。小小的我被眼前的一切吓蒙了,眼泪啪嗒啪嗒地往下掉。父亲抱起我,帮我擦干泪,给我讲起了故事。第一个故事和奶奶有关。那时,她刚从祁东远嫁到这个村,非常想家,在一个狂风暴雨的夜晚,她不顾爷爷的劝告,偷偷一个人走出家门,可就在过那座浮桥时,奶奶被无情的洪水冲走了。另一个故事的主角是村里的贵生,他是品学兼优的学生,也是继父亲之后第二个考上县城中学的,而他也在一个天朦朦亮的早晨,因为急着赶回学校上课,在桥上失足掉入了河里,再也没能上来,他的父亲从此一病不起。

听完这两个故事,我懂得了父亲的良苦用心,我用小手拍着父亲的大手,说:“爸爸是好样的,我支持您!”

那些日子,父亲顶着流言蜚语,为了架桥四处奔走,半年后,我们村有了第一座牢固的桥。当看到村民们兴冲冲地在桥上来来往往,当看到大家一个个对父亲竖起大拇指,母亲也渐渐理解了他。这座桥不仅方便了行走,更可以通车,村里的农产品接连不断地运到城里换成了票子,这些票子又帮助不少年轻人,顺着这座桥走到外面去,在他们前方,是更为广阔的天地。

这座桥,更载着我对父亲的期盼和思念。那时父亲在镇上工作,母亲带着我和小妹在村里,只有周末父亲才能回来和我们团聚。于是,每个周末下午,我便早早牵着小妹站到桥上,满心欢喜地等着父亲归来。站在父亲修的桥上,想着父亲又会给我们带来好吃的糖果、好看的裙子,还有好听的故事,心里不知有多甜蜜多自豪!周日下午,又是在这桥上与父亲挥手告别,看着一步三回头的父亲消失在桥的那一头,我们才不舍地离开,从此,又数着手指头,开始期待下一周的相见。

如今,父亲已去世多年,可他就如同这座桥一样,一直屹立在记忆的村口。

独家稿件声明
本网站内容中注明来源为“中国自然资源报”的所有内容,版权均属本网站所有,任何媒体、网站、个人转载或引用本网站内容,不得对内容原意进行曲解、修改。转载或引用必须注明来源为:“中国自然资源报”。转载本报稿件需经本报授权。违反上述声明者,本报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本社动态   |    关于我们   |     版权声明   |    免责条款   |    招贤纳士   |    意见反馈   |    联系我们   |    网站合作   |    法律顾问
主管:中华人民共和国自然资源部 主办:中国国土资源报社
承办:北京中地世纪文化传媒中心 运维:北京金地世纪文化传媒有限公司
经营许可证编号:京ICP证140100号    广播电视节目制作经营许可证     ICP备:京ICP备13053122号     京公网安备:110102006002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
地址:北京市西城区羊肉胡同甲30号  邮编:100034    技术支持:010-68047642   邮箱:gtzybnet@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