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顶部 关闭
首页 > 国土文学 >正文

最忆临涣那条街(张琳)

2018-04-09 09:58:32    来源: 中国国土资源报    作者:张琳

离开家乡二十多年后,一踏上江淮大地,便急急走进临涣,寻找老街,寻找留在心底的那片记忆。

临涣,其历史可以追溯到新石器晚期,距今已有3000多年的历史了。临涣名人辈出,战国时期著名的政治家、军事家蹇叔,“竹林七贤”之首的嵇康,农民起义将领宋留等等。称得上“一座古镇,千年风云”了。

临涣古镇几经变迁,古朴而淡雅地安卧在浍水的臂弯里,氤氲着泥土和沃野的芬芳。檐角高低错落的老屋,悠闲地坐落在小路两旁。沿街老屋屋檐上的燕子,仿佛呢喃倾述着往昔的辉煌。

顺着古城行走,最先映入眼帘的是南阁茶楼。古临涣,涣水发达,商贾云集,那些南来北往的行路客,汲水沏茶,坐谈商机,让茶馆在这里渐渐繁盛起来,与清冽甘醇的泉水一起,流淌到今。临涣怡心茶楼、蓝田茶馆、江淮茶馆等老茶馆林立……在这里,每家茶馆的历史均在百年以上,每一家茶馆都见证了临涣流逝的岁月。临涣人喝茶,与风雅无关,仅是一种习俗,而这习俗已然糅进了人们每一个平凡的日子。

临涣人爱喝“棒棒茶”,是一种红茶的茶梗,聪明智慧的临涣人却把它打造成了品牌。茶棒经临涣回龙泉、金珠泉、饮马泉和龙须泉四大泉水沏泡,雾气结顶,满而不溢,色艳味香,回味无穷。但是一旦将这种茶梗带出临涣城,用其他地方的水沏泡,便不可能有这么好的味道了。我曾经带过一袋棒棒茶到外地去,又苦又涩,无奈之下也释然了:也许这就是“一方水土养一方茶”的道理吧。

千百年来,临涣人与茶结下的不解之缘,难以化开。对临涣人来说,棒棒茶不仅是日常生活中的一部分,更是许多老茶客精神生活中的一部分。一捧瓜籽儿,一袋焖锅烟,一壶茶水,置身老茶馆里,听着大鼓或柳琴,醉心于或浓或淡的棒棒茶中,细细揣摩人生百味。这茶的平淡,茶的醇香,茶的厚重,便从明代一直喝到了今天。

走出茶馆,一阵香味扑鼻,儿时记忆里的烧饼香味扑面而来,街道边聚集着好几家烧饼炉子,有着“皖北第一饼”之誉的临涣烧饼,绝对是一种“未说先馋、闻味流涎”的美食。越过排队的人群向前张望,只见摊主把面粉使劲揉好后,切成一个个小剂子,擀成薄皮,抹点猪油,撒上芝麻、葱花,卷起来用手轻轻一压一拉,就变成了一个马蹄形的小饼,然后送入烤炉,将一个个面饼按顺序贴在炭火边缘稍加烘烤,3分钟后酥香的烧饼便可出炉了。饼面上几乎找不出缝隙,全被芝麻裹住了。“皮酥瓤柔芝麻多,一口咬出半边月”,一个香喷喷、热腾腾的烧饼放进嘴里,那个酥与香啊!是任何语言都无法形容的。

想起小时候吃烧饼是一种奢侈,每次总是期盼爷爷从临涣赶集回家,然后看他像变戏法似的,从怀里拿出用纸包好的烧饼,烧饼芝麻和葱香,伴我度过了欢乐的童年,这种感觉直到爷爷去世很久了,我都一直在怀念,怀念儿时带着爷爷体温的烧饼香味。

当然,临涣不仅有古韵民俗,还有一段难忘的红色记忆:“最后一粒米做军粮,最后一尺布缝军装,最后的一件棉袄盖在担架上,最后的一个骨肉送战场”,这首歌谣出自60多年前的淮海战场,临涣曾是淮海战役的前沿阵地,刘伯承、邓小平、粟裕等老一辈开国元勋,在临涣运筹帷幄。将士们在前方浴血奋战,临涣、双堆的老百姓在后方用小轮车把家中的粮食、衣物一点点送到前线,支援战场。

“千年古城立涣阳,峘宇万象经纬藏。鹤飞南阁茶馆立,泉卧石桥棒棒香。”老街还是那条街,可是岁月已流转了千年。改变的不仅是容颜,还有刻在心里的记忆。

而对于我来说,临涣,当我看到你的第一眼,已深深把你依恋,无论离开多久,无论走出多远……

(作者单位:云南省普洱市国土资源局)

独家稿件声明
本网站内容中注明来源为“中国自然资源报”的所有内容,版权均属本网站所有,任何媒体、网站、个人转载或引用本网站内容,不得对内容原意进行曲解、修改。转载或引用必须注明来源为:“中国自然资源报”。转载本报稿件需经本报授权。违反上述声明者,本报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本社动态   |    关于我们   |     版权声明   |    免责条款   |    招贤纳士   |    意见反馈   |    联系我们   |    网站合作   |    法律顾问
主管:中华人民共和国自然资源部 主办:中国国土资源报社
承办:北京中地世纪文化传媒中心 运维:北京金地世纪文化传媒有限公司
经营许可证编号:京ICP证140100号    广播电视节目制作经营许可证     ICP备:京ICP备13053122号     京公网安备:110102006002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
地址:北京市西城区羊肉胡同甲30号  邮编:100034    技术支持:010-68047642   邮箱:gtzybnet@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