俺爹的羊皮袄(刘春清)_国土文学_中国国土资源报网
返回顶部 关闭
首页 > 国土文学 >正文

俺爹的羊皮袄(刘春清)

2018-01-30 09:14:12    来源: 中国国土资源报    作者:刘春清

记忆里的冬天比现在冷得多,尤其是三九天,滴水成冰呵气成云,能冻得人浑身上下直打哆嗦,这就又让我想起了俺爹暖和的羊皮袄。

羊皮袄是用熟羊皮缝制成的, 以腰身长短分为大小皮袄。大皮袄长至小腿,小皮袄仅及大腿。不加布面的称“白板子皮袄”,加布面的称“吊面子皮袄”,加布里的称“吊里儿皮袄”。俺爹缝的大都是白板子皮袄,不钉扣子,而用带子系,领子也是毛羊皮的。

早些年,羊皮袄在我们北方农村是非常实用的,有一句顺口溜儿形象说明了羊皮袄的作用:“白天穿,黑夜盖,下雨时候毛朝外。”这东西白天能当衣裳穿,暖和得不能再暖和;夜里盖厚被子睡到下半夜都能冻醒,而在被子上边再盖上一件羊皮袄,就能暖暖和和的一觉睡到大天亮了。至于放羊的、赶车的,羊皮袄几乎就成了“行走的护身符”,要是赶上下雨,还能古怪地反穿起来,不管是蒙蒙春雨,还是如丝秋雨,一滴滴雨珠挂在毛尖上,等积稍大一点了,就会自动掉在地上,小一点的只要一耸肩一抖搂,就唰唰甩开了,别说是渗到皮板子上,就是里边的绒毛也湿不进去。后来我们得知,皮袄面会遇雨受潮,皮子会发硬变脆,穿不了几天就一绽一绽地裂了缝,好端端的一件皮袄也就糟蹋了。

记得小时候我们家有三件皮袄,是俺爹养了好几年的羊才积攒成的,都是不加布面的白板子皮袄, 领子也是毛羊皮。村里也就俺爹会缝制羊皮袄,我一直弄不明白,俺爹会给别人缝加布面的吊面子皮袄和加布里的吊里儿皮袄,为啥就不给我缝制一件领子用狗皮、猫皮或者兔子皮的二毛皮袄呢?唉,可能是因为,咱个小孩子缝了也舍不得给穿吧。

所以,天冷了,我就捡俺爹的羊皮袄穿。我最喜欢穿那件山羊皮袄,比厚棉袄略大一些。冬天村里一有露天电影,为了抵御严寒,我不得不穿上小皮袄去看,实在冻得伸不出手,就把两只手抄在一起缩在羊毛里,这样身体的热量蹿不出去,外边的寒气也钻不进来。只是耳朵暴露在外不经冻,寒冬腊月一会儿就被冻成了茄子色,黑紫黑紫的像两片黑木耳。要是冻了再冻,就必然生成冻疮,结成黑不拉几的痂,痒完了疼、疼过后又痒,抓也不是个抓挠。为了防止遭受冻伤之苦,我就把羊皮袄的领子立起来,毛茸茸的遮风挡寒,连脖颈都好暖和、好舒服呢!

做一件羊皮袄是很不容易的,俺爹在村里当大队会计兼村信用站会计,成天忙里忙外的,又不是专业的“毛毛匠”,农闲了才敢动手给自家或亲戚缝件羊皮袄。“臭皮匠”的活不好干,不光是麻烦,熟皮子的时候,由于发酵产生大量酸臭气体,会熏得满屋臭,所以皮匠就和“臭” 脱不开关系了。可那会儿生活紧张,能做一件新羊皮袄穿,还怕什么脏和臭呀!

听俺爹说,缝制羊皮袄最好是那种“引羊皮”,也就是自个家养着喂着,过了小雪节气时才宰的那种肥羊,把这种羊皮攒上四五张,就够一个大羊皮袄的料了。引羊皮毛厚绒多,皮板子结实。新缝的白茬子皮袄穿不了多久就会冒出油来,逐步变成油呼呼的黑亮色,皮袄外边出得油越多,说明羊皮越好。

做皮袄首先是泡皮子,用火碱或芒硝拌水将羊皮浸湿,毛朝外一叠四折卷起来,隔几天打开看看皮子的发酵程度,这直接影响到皮子的质量和毛孔疏密程度,要是火碱或芒硝用过量了,皮子到夏天就会发脆不耐穿,发酵时间没掌握好,皮袄就会掉毛。

趁羊皮半干不湿时,便开始进入铲皮的工序了。经常看到俺爹把羊皮铺在地上,一边用刀子刮、铲子铲,一边用手撕,守在旁边的小猫咪就急着上前帮倒忙。俺爹一巴掌拍走了猫,又继续低头把羊皮板上附着的油脂去掉,使皮板光滑白净起来。

俺爹在老窑的家门框拴了根结实的麻绳,把皮子一角捆住,一手拉紧皮子,一手用木把铁铲的钩皮钩子,踏着羊皮一下一下往下钩,右脚蹬着钩子的绳套向下用力,使劲来回刮着羊皮。他钩一阵儿,解下来拉一阵儿,撕一阵儿油质物,然后再反复揉搓,把一张张皮面拉宽扯长。然后把羊皮调个角再拴上去,这一道工序往往要反复多次,才能把皮面上的油质物弄干净。而经过一番拉、撕、扯、揉后,再撒些面粉,把羊皮原样叠起,置放在阴凉处使羊皮继续变软,直至皮板光滑白净,手感柔顺绵软,才可以下料、配皮、缝制。把每一张皮子鞣软,鞣光滑了,看得出俺爹费了很大的劲,要不手上的水泡咋一个连着一个呢……

俺们当地人穿的羊皮袄既肥大又要够厚实,都是按照固定的样式缝制的,不存在量体裁衣一说,一家人谁用着了就穿,至于肩宽、臂长、胸围、腰围的宽窄尺寸,也就量个大概后,才在鞣制好的羊皮上画线、剪裁。凡是羊浅窝、肚子上的薄皮子都要去掉,只留后脊梁两边的上等皮子。把羊皮剪裁好之后,才穿针引线,按着针向怀内挑,线往怀内引的方式,飞针走线地缝起羊皮袄来。

羊皮袄虽然是件挡风御寒的宝贝,在那个寒冷的岁月里,确实给我们带来很多很多温暖,但是穿在身上鼓鼓囊囊的,一点也不漂亮,且始终有一股难闻的羊膻味。跟现在好多时髦的保暖大衣比起来,真是老土得很,所以最终还是退出历史舞台了。

可是,俺咋就是忘不掉俺爹做的羊皮袄呢?

(作者单位:河北省阳原县国土资源局)

独家稿件声明
本网站内容中注明来源为“中国自然资源报”的所有内容,版权均属本网站所有,任何媒体、网站、个人转载或引用本网站内容,不得对内容原意进行曲解、修改。转载或引用必须注明来源为:“中国自然资源报”。转载本报稿件需经本报授权。违反上述声明者,本报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本社动态   |    关于我们   |     版权声明   |    免责条款   |    招贤纳士   |    意见反馈   |    联系我们   |    网站合作   |    法律顾问
主管:中华人民共和国自然资源部 主办:中国国土资源报社
承办:北京中地世纪文化传媒中心 运维:北京金地世纪文化传媒有限公司
经营许可证编号:京ICP证140100号    广播电视节目制作经营许可证     ICP备:京ICP备13053122号     京公网安备:110102006002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
地址:北京市西城区羊肉胡同甲30号  邮编:100034    技术支持:010-68047642   邮箱:gtzybnet@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