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刘头和他的短工朋友(张立新)_国土文学_中国国土资源报网
返回顶部 关闭
首页 > 国土文学 >正文

老刘头和他的短工朋友(张立新)

2018-01-19 09:05:40    来源: 中国国土资源报    作者:张立新

老刘头搬出马扎坐在路边,瞅人来车往。

一块馍,一杯茶,几乎每天都一样。一定要先吃馍,干吃,吃完了才喝茶,浓茶,据说这种吃法对胃好。吃完馍他踱出门,坐上半晌,顺手拎出一只满满的暖瓶。三三两两有人过来,拿罐头瓶或塑料杯倒水,嘿嘿笑着,问刘大爷好啊。老刘头叼着自个儿卷的旱烟,点点头,也不多话。

靠着一杯水,老刘头结交了很多朋友。

马路对面是劳动力市场,是短工们等雇主的地方。这个市场已经搬迁几次了,短工们在墙内待不住,常溢出来,在街边呼啦啦站几堆,阻了交通。其实也是,正如摊上卖水果,摆在外面的常被挑了去。于是,短工们使劲往外挤。遇着小车过来,缓缓停下摇下窗,一堆人围上去,嚷着我去我去!

这些短工,大多成了老刘头的朋友。

平日没人注意他们,除了雇主和老刘头。起初,老刘头是闲来无事坐门前晒太阳,昏昏欲睡。有人在耳边,轻轻探了一句,大爷,能给一杯水喝吗?老刘头像被人从棉花堆里拽出来,浑身使不上劲,只将眼睛睁开眨了眨,长出一口气,才看清眼前站着一个留着小分头的年轻人,满脸堆笑,举着一只空玻璃杯。“行啊,你等着。”对面就是劳动力市场,这年轻人肯定是打短工的,渴了。老刘头明白,起身回屋,将暖瓶拎了出来,搁脚边。

如此一来二去,老刘头才注意起了这些短工。

我舅舅也是短工。从二十多岁起他就每天骑车进城,蹲在路边等雇主。舅家在城郊,骑车得一个小时。中午凑合一个馍,或一碗炒面片,黄昏时骑回家。应该有二十多年了吧,几乎每天如此。以前短工少,最多见的是麦熟时节,麦客站了一溜,戴着草帽,拎着镰刀、水壶。明眼人说,从镰刀上就能瞅出麦客的能耐。刀口锃亮,轻薄的,主人定是收麦好手。这话是我姨父说的,我见过他雇的麦客,刷刷刷!刀起麦落,干脆利落,除了麦秆断裂的声音,再无其他响。满额的汗珠,连草帽也遮不住,像脱粒的麦子,往出蹦。让我不由想起擅使柳叶刀的侠客,刀光舞起,寸草不留。这样的麦客,即使多出几块钱,姨父也愿意请。而那些刀口灰黯,刀把还带毛刺的,多是不顶用的。枪都擦不亮,能是好战士吗,姨父的话不但正确,且富有哲理。

舅舅不是个好麦客,自家的麦子他也没割过几回。他喜欢干的活,是卸货、扛煤之类短平快的营生。记得我家翻建北房时,父亲曾将舅舅唤来,讲明按市场价按月付工钱,以为是给了他挣钱的机会。没料到,一周不到,他不干了。理由是这活不如短工,三五小时一结算,现力气卖现钱。母亲无奈,其实她早料到了。舅舅和我母亲是同父异母的姐弟,以前受过一些刺激,不愿在家里待着,且特别执拗。

好几次,我经过劳动力市场,看见了舅舅。他应该也瞧见了我,但马上转过身去,装作没瞧见。但我发现他经常蹲在老刘头跟前,听别人唠,嘿嘿笑。想来他应该也算老刘头的朋友之一。

秋慢慢地深了,叶子黄了,红了,煞是好看。树下的短工们,衣服脏旧邋遢,脸色黝黑,胡子拉碴。这些家伙,也不洗一下!这个念头刚冒出来,老刘头就笑了。活了大半辈子,连这也不懂了。衣着干净,面色白嫩,有谁还会叫你!何止这些家伙,连婆娘们也如此,头巾、粗衣、布鞋,不讲究,大大咧咧。以前好像从没见过女人当短工的,如今却多了起来。女人的工钱,大概比男人的三分之二多一些,按天算,一天也有近二百呢。

老刘头的朋友们,应该没有女工。他固执地以为,女人就该在家待着。女工们来倒水,老刘头不说什么。但要来唠嗑,他不应声,闭目养神。

老刘头给很多短工起了绰号,好认。那个戴红帽子,孝顺,老娘九十了瘫炕上下不来。这个迷彩服,婆娘走得早,自个拉扯两个孩子上学,不易。他,酒糟鼻,有俩钱就喝个烂酒,醉了爱唱秦腔,扶不起的泥。小分头,这小伙精干,惦着打短工娶媳妇哩。这四个人,和老刘头最熟。还有秃顶,壮实憨厚。六指,话多,出一次工,雇主家的事就唠个没完。其中小分头、迷彩服、六指最精明,不跟其他人扎堆儿,大多独自站着。雇主来了,要一两个人,总点名要他们。

现在的人,懒多了。老刘头常常吁叹,以前像家里买吨煤、搬家具这样的活,都是自己扛,哪有花钱叫人的,如今不一样了,稍有重一点的活,都叫短工,劳动力市场因此热闹了起来。下雨的时候,市场内有顶,可避雨。多数短工会进去,也有不少人顶个雨披,仍在路边眼巴巴地等。当然,像红帽子这几个,下雨天常要挤到老刘头家去。隔窗往街上瞧,能看见雇主过来,接活方便。

平日里,短工们很实诚,讲义气。刘大爷,你家这墙裂缝了,小狗满院跑,该砌个窝啊。小分头的眼睛总是能瞅见活,三下五除二,老刘头的墙补了,狗有窝了。老刘头心里高兴,还经常寻思着给小分头找媳妇,却总没有合适的人选。

以前老刘头话不多,老伴儿去世早,他和一儿一女都在外县工作。这里是他的老家,老院子以前租给别人,前两年退休了非要回老家住。儿女们在外面惯了,不愿来。以前的老伙计,好多已经走到他前边了,想到这些,老刘头就摇头,直叹时间过得太快。老刘头的这些家事,短工们大多已经知晓。

说起来,我跟老刘头有数面之缘。他是我姨父的老友,我常能碰见他们在一起,有一搭没一搭地闲聊。前几天,老刘头跟我唠起这些短工朋友时说,朋友就是一杯水,清白,解渴。仔细想想,还真是。

(作者单位:甘肃省临洮县国土资源局)

独家稿件声明
本网站内容中注明来源为“中国自然资源报”的所有内容,版权均属本网站所有,任何媒体、网站、个人转载或引用本网站内容,不得对内容原意进行曲解、修改。转载或引用必须注明来源为:“中国自然资源报”。转载本报稿件需经本报授权。违反上述声明者,本报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本社动态   |    关于我们   |     版权声明   |    免责条款   |    招贤纳士   |    意见反馈   |    联系我们   |    网站合作   |    法律顾问
主管:中华人民共和国自然资源部 主办:中国国土资源报社
承办:北京中地世纪文化传媒中心 运维:北京金地世纪文化传媒有限公司
经营许可证编号:京ICP证140100号    广播电视节目制作经营许可证     ICP备:京ICP备13053122号     京公网安备:110102006002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
地址:北京市西城区羊肉胡同甲30号  邮编:100034    技术支持:010-68047642   邮箱:gtzybnet@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