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顶部 关闭
首页 > 国土文学 >正文

麻雀飞(张立新)

2017-12-18 13:40:28    来源: 中国国土资源报    作者:张立新

1

我的眼前常常掠过一群鸟,欢快,美丽,仿佛是我梦里翱翔的心。鸟是我喜欢的,也是我羡慕的。因为,鸟可以去我不了解的远方,那里河流清澈,树木葱茏。看见鸟儿在枝头鸣叫,又展翅远翔的时候,我常这样痴想。

儿时的我总在想,在看不到的远方,是否也有小孩和我一样,有同样的梦想。

不知怎么,近来总喜欢回忆过去,便由着记忆,带我回到那似乎触手可及的时空。而鸟,是回忆进入这片时空时最先见到的精灵,和门前的溪流、院外的核桃树还有弹弓、陀螺、五子棋一样,伴随着我们的童年。每天,我们在鸟鸣中醒来,相约去玩水、爬树,身后跟着蹦蹦跳跳的小黄狗,直到炊烟升起,奶奶站在大门口,扯着嗓子喊我们吃饭的时候,才奔跑而归。

村里上空的鸟很多,特别是麻雀,到处都是。当时我以为,鸟会像空气一样,会永远伴随着我们的人生,任何时候走出门,环绕四周的都是啾啾而鸣、翩翩而舞。我没料到,若干年后,鸟的身影渐渐少了,少到很多天,很多地方,再见不到一只鸟的身影。当然,这是后话了。

对于鸟,我很不满意大人们的说法,不仅是我,周围的小伙伴也是这样的。大人们说,乌鸦是害鸟,对着谁家呱呱叫,谁家就倒霉。我们不信,说“这是迷信”。大人们又说,喜鹊是益鸟,鹊叫有喜。我们也不信,心想天天有喜鹊在院里果树上叫呢,咋没见家里吃肉啊?大人们还说,麻雀是害鸟,会糟蹋粮食的。说说也就罢了,还要想出很多办法对付麻雀。比如:扎个草人,立在麦田里,吓唬胆小的麻雀,甚至把拌了农药的粮食,装在几个碗里、盆里放在院子里,引麻雀“欣然”赴死。

虽说,我们这群娃娃也不“欣赏”麻雀。我们瞧不起的,是它飞不远也飞不高,只能蹦蹦跳跳的,羽毛也不漂亮,声音也不好听,还长得灰头土脸,聒噪恼人。不像鹰,在高空悠然盘旋,仿佛能与白云为伍;也不像画眉,叫声婉转,姿态可爱;更不像北朱雀,身披华衣,妩媚靓丽……可是,为何我们却觉得麻雀是可爱的呢?也许就是因为它的平凡,才成了我们的玩伴吧。看它们成群栖息在柳树上,我们便蹑手蹑脚,拿块土疙瘩悄悄靠近,猛地掷上去,哗地一声,雀群四散,我们哈哈大笑。谁想几分钟不到,它们又盘旋而至,依然立在同一个枝头,继续啾啾而鸣,像挑逗更像挑战。我们恼了,又打,它们便又飞。如此这般,不停不歇。而每一次都是我们自感无趣,罢手而归,任一树麻雀在树上啾啾不已,庆祝它们的胜利。

可你说怪不怪?我们跟麻雀的“友谊”,竟是和雀群无休止的周旋后,悄然形成的。以至于若干年后,当我在课本里读到“燕雀安知鸿鹄之志”时,第一反应是替燕雀抱不平,它们是多么乐观、有毅力啊!直到读了屠格涅夫的《麻雀》,才会心地笑了:这才对嘛!这些普通的小家伙总能让人刮目相看、惺惺相惜。

比如我曾捡到一只受伤的麻雀。无意间的一瞥,它正蜷在一堆枯叶里簌簌发抖。我将它托在手心里,仔细瞧着。发现它的一只腿受伤了,颤抖着,努力了很多次,都不能着地。奇怪的是,我竟能读懂它的目光。惊惧、乞求、渴盼,让我愈发细腻起来,将它小心翼翼地捧回了家。找到一个纸盒,给它安了窝,又找来一些布条,笨手笨脚地,缠在它的伤腿上,每天往它窝里撒些麦粒才出门上学,它的伤腿是何时痊愈的?我忘了,只记得有一天,当我又往盒里扔麦粒的时候,它不见了。想必,此刻它已在哪个枝头欢快地歌唱,或从哪家屋檐下,轻盈地掠过了吧……

麦子熟了,一地金黄。麻雀成群飞过,落下,又掠起。大人们忙着扎草人,狐假虎威地立在麦田中央。还叮嘱我们,没事时就摇旗呐喊,驱赶雀群。可我觉得,这些麻雀其实早就认识我们了,它们很聪明,胆子大着呢!你看我们只要一过去,它们就从容快速地飞走,待我们走远,它们又从容地呼啦啦地返还。我们的呐喊毫无震慑力,甚至连草人都不如。悲哀的是,大人们关于麻雀是害鸟的说法,却渐渐影响了很多孩子。让他们手里的弹弓,常常对准了麻雀。尽管难得打中,却已在内心对麻雀有了恨意。记得不知是谁,曾经打落过一只麻雀,我们一帮孩子便在山上刨了一个洞,又捡些柴草点燃,将这只苦命的麻雀烤熟了。听说烤熟的麻雀吃起来很香,可我们面对这只烤熟的麻雀,竟突然没了食欲,最后挖了个坑,让它长眠于此了。

后来,不用大人们再想办法驱赶,麻雀便越来越少了。不仅成片的雀群不见了,连三五成群的麻雀也很少见了。老人们说,现在农药太多了,除草剂太多了,哪还有麻雀生存的地方。这话应该是对的,从此,村里与我们朝夕相伴的鸟儿失去了踪影。后来。不仅是鸟,连青蛙都很少见了。

最近几年,我忽然欣喜的发现,在我居住的那个县城,竟然又有了麻雀,尽管不多,却一只两只、三只五只的,出现在我的眼前。跳跃着,欢唱着着,轻快而警惕。不仅是麻雀,我还发现了喜鹊、布谷,以及一些叫不出名字的美丽小鸟。我特别兴奋,仿佛见到久未谋面的友人。我伸出手,很想触摸它们,我当年救过的那只麻雀,会不会也回来了,来探望它的友人?可不等我近身,它们早就掠身而起,向着城郊那片绿色的原野,飞驰而去了……

心底一阵伤感,我已经不想驱赶它们了,更不会拿弹弓对准它们,只愿这些小精灵们,能安静地栖息、繁殖,生生不息。失去过,才更懂得呵护。如今在我眼中,这些麻雀,似乎比以前更美丽,更轻快了。

回家路上,我突然有种直觉:或许久未闻声的蛙鸣,也会在某个黄昏,悄然而至了吧……

(作者单位:甘肃省临洮县国土资源局)

独家稿件声明
本网站内容中注明来源为“中国自然资源报”的所有内容,版权均属本网站所有,任何媒体、网站、个人转载或引用本网站内容,不得对内容原意进行曲解、修改。转载或引用必须注明来源为:“中国自然资源报”。转载本报稿件需经本报授权。违反上述声明者,本报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国土在线
本社动态   |    关于我们   |     版权声明   |    免责条款   |    招贤纳士   |    意见反馈   |    联系我们   |    网站合作   |    法律顾问
主管:中华人民共和国自然资源部 主办:中国国土资源报社
承办:北京中地世纪文化传媒中心 运维:北京金地世纪文化传媒有限公司
经营许可证编号:京ICP证140100号    广播电视节目制作经营许可证     ICP备:京ICP备13053122号     京公网安备:110102006002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
地址:北京市西城区羊肉胡同甲30号  邮编:100034    技术支持:010-68047642   邮箱:gtzybnet@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