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顶部 关闭
首页 > 国土文学 >正文

老撅头谋地(吴春梅)

2017-12-14 13:55:03    来源: 中国国土资源报    作者:吴春梅

p1_b

老撅头蹲在路边,凝视着对面那片“花海”。手里的旱烟袋早就灭了,他浑然不觉,仿佛被定住了,夕阳余晖在他的身后蔓延,愈发显得凝重。

“花海”靠近公路,土层肥沃,是村里最好的水浇地。去年开春被征收了,不知道啥原因,一直没动工。如今,半人高的麦蒿长势旺盛,黄花堆积,远远望去竟像油菜花田。

“老撅头,你看啥来?”南面田埂上走来一位老头,隔老远朝老撅头喊。

“看啥来?看那块地呗!”老撅头猛吸一口旱烟,发现熄了火。他起身把旱烟袋在鞋底磕了磕,指着前方走过来的老头说:“老锄头,你看,多好的地啊!”语气里满是不舍。

“多好也与咱没关系了。去年就征了,补偿都给了,不让种喽。”老锄头的话里透出无奈来。

“回吧。”老锄头拉拉老撅头。他和老撅头一起长大,都是争强好胜的庄稼把式。年轻时,他们斗种地,因为半斤八两,撅头和锄头的名号不胫而走。整个村子,要论种地的能耐,两人不分伯仲。

“我要种这块地!”老撅头走了几步,回头望向那片明亮的黄,觉得甚是扎眼。

拍拍老撅头的肩,老锄头道:“你就不要做梦了。”

老撅头一字一顿,“我不是开玩笑,是真想种。”

“真想种?”老锄头反问。

“比针尖还真!”老撅头很肯定。

老锄头挠挠头,想了想又点点头,看着老撅头问:“只为种地,不计得失?不顾后果?”

老撅头点头。

“那,咱好好盘算一下。这样吧,你回家……”老锄头附在老撅头耳边轻声说着,老撅头脸上渐渐有了笑容。

两人回村,各自返家,分头行动。

老锄头回家,对正在做饭的老伴吩咐几句,锄头婶收拾一下出了院门。

老撅头回家,翻箱倒柜。老伴问他翻啥呢,他说找酒壶。

撅头婶纳闷了,“那不在桌子上吗?”老撅头说不是这个,“早先那个缺了壶口的呢?”

撅头婶在南墙根找着那个酒壶,进屋递给老撅头。老撅头接过来,刷洗几遍,倒了一壶高度白酒。拿着刚出屋门口,转头回去把大部分的酒倒回酒瓶,又在破酒壶里添了水加满。

“酒是粮食精,能少浪费就少浪费,要不是为了这场戏,还真舍不得白瞎了。”老撅头嘟嘟囔囔出了门。

撅头婶见状追出去喊:“他爹,这就吃饭了,你干啥去?啥白瞎了啊?”

老撅头手向后挥了挥,头也没回,转过胡同,停在老锄头家门口,吼了一句:“我正在城楼观山景……”听到院内传出两声“布谷,布谷”之后咧开嘴笑了。

他转身,又拐了两个胡同,停在村支书家门口。

“三伢子在家吗?”老撅头一声喊。

“在呢,谁啊?”女人回应,院里传来脚步声。

老撅头猛喝一口酒,仰头“扑”地向天喷去,瞬间一身酒气。

“哎哟,是撅头叔啊,军他爹刚开会回来,还没吃饭呢,你找他有事啊?”支书老婆堵在门口,一脸笑容。

“没事我找他干嘛?有事,有大事!”老撅头虎着脸,瓮声说道。提着那破酒壶,拨拉开支书老婆,莽莽撞撞地向屋里闯去。

支书老婆心觉不妙,紧跟着进了门,边走边喊:“军他爹,撅头叔来找你……”稍顿之后,蓦然拔高了声线,“喝酒了!”那一语双关的诡异长腔,惊得院里杏树上的雀儿扑棱棱飞走了。

音落,屋里传来一阵兵荒马乱的响动:狗叫声、人喊声、桌椅倒地声、酒瓶破碎声、杯盘落地声,最后是瓶子滚地声。

等支书老婆赶到屋里,只见桌子倒了、饭菜撒了,狗哼哧哼哧地撒着欢满地找肉吃,老撅头和自己男人大眼瞪小眼,一脸的惊魂未定。老撅头的缺口酒壶老当益壮地躺在墙角,竟然没碎。

之后的事,进展顺利。支书召集村委成员开了短会,会议决定,允许村民耕种岭南那块已征收的地。不过,需要愿意耕种的村民写承诺,保证建设时不妨碍施工,不再索要赔偿。

老撅头从支书家出来,见老锄头领着一群村民在门口围观。村民交头接耳地议论,大抵是说,老撅头为种地,喝了酒跟支书叫板,连支书家的桌子都掀了。

和老锄头交换了一个心领神会的眼神,老哥俩各自随村民散去。

一夜间,老撅头一战成名,被各种版本演绎,赢得了很多追随者,纷纷签了承诺书。

第二天,老撅头早早起了床,与愿意耕种那块地的村民去了岭南,根据各家意愿分了地,一起把地里的麦蒿割掉。

下午,老撅头去集镇买回除草剂,洒在地上,之后便带领村民一遍一遍地翻地,捡出杂草根扔掉,碎石头则压在各家地块的分界线上。

等这块地整理完毕,节气已近芒种。

老锄头问老撅头:“你想种点啥?”老撅头胸有成竹地说:“早想好了。我打算这边种玉米,那边种蔬菜,地堰边上来年点上豆子或荞麦。”

“你还真是一点不浪费啊。”老锄头赞许地点头。

老撅头扬脸笑道:“寸土必种,是咱农民对土地最深的敬意!”

“哟呵,老撅头,你啥时这么有文化了呀?”老锄头一脸惊异。

老撅头哈哈大笑,“是三伢子说的,这是国家的精神。”

老锄头疑惑,“那天你不是掀了三伢子家桌子吗?怎么?”

老撅头急了,“谁掀桌子了?谁掀桌子了?!你给我支的招,我还没使,就让三伢子婆娘一嗓子给惊了。”

老撅头脑里闪过一串画面:尖叫声,惊了桌下狗,狗跑,带翻桌子,碗碟和酒瓶碎了,他手里的破酒壶落地,咕噜噜滚了出去……

惊魂稍定,支书问老撅头有啥事。老撅头讷讷说:“我想种岭南那块地。”村支书问为啥?他梗着脖子吼:“我是个农民,种地是本分,那么好的一块地荒成那样,我心里憋屈,也替地憋屈!”

“是啊,多好的一块地!”村支书也感慨。“撅头叔,你要真想种,也可以。不过那地如果动工,种的庄稼还不熟,就白种了,你不后悔?”

“不就搭上把种子吗,力气闲着也攒不下,我不后悔!”老撅头信誓旦旦。

“寸土必种,是一个农民对土地的爱。珍惜每寸土地,让它们物尽其用,是对土地最深的敬意!”村支书对老撅头满含敬意诚挚地说:“撅头叔,这是我对国家提出要节约集约用地的理解,你才是真正的践行者啊!”

(作者单位:山东省沂源县国土资源局)

独家稿件声明
本网站内容中注明来源为“中国自然资源报”的所有内容,版权均属本网站所有,任何媒体、网站、个人转载或引用本网站内容,不得对内容原意进行曲解、修改。转载或引用必须注明来源为:“中国自然资源报”。转载本报稿件需经本报授权。违反上述声明者,本报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国土在线
本社动态   |    关于我们   |     版权声明   |    免责条款   |    招贤纳士   |    意见反馈   |    联系我们   |    网站合作   |    法律顾问
主管:中华人民共和国自然资源部 主办:中国国土资源报社
承办:北京中地世纪文化传媒中心 运维:北京金地世纪文化传媒有限公司
经营许可证编号:京ICP证140100号    广播电视节目制作经营许可证     ICP备:京ICP备13053122号     京公网安备:110102006002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
地址:北京市西城区羊肉胡同甲30号  邮编:100034    技术支持:010-68047642   邮箱:gtzybnet@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