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顶部 关闭
首页 > 国土人物 >正文

治沙人高毛虎的40年

2018-09-05 13:50:55    来源: 中国自然资源报    作者:赵蕾

高毛虎(右一)在沙漠中种树。

高毛虎(右一)在沙漠中种树。

恢弘的大漠日出,静谧的沙海明月,传说中漂移的朔方郡,有求必应的神树和总是呵呵笑的喇嘛,这是小说里面的库布其沙漠。而在小说之外,它的别称是——死亡之海,荒凉、贫瘠、孤绝。可是,当我站在库布其沙漠腹地的沙丘上,舒展起伏的金色沙海里,穿插着一片片盎然的绿,风声徐徐、鸟鸣婉转,植物清香飘散,沙地里还有野生动物奔跑过的深浅不一的足迹。

是谁让死亡之海变成了绿洲,是什么带给库布其沙漠希望?答案就在治沙人高毛虎、贺改兰夫妇的故事里。

漫天的黄沙,破旧的小屋,除了沙只剩下了穷

高毛虎,中等个子,看上去健硕憨厚,让人感到踏实。他的手,十指短粗像老虎钳子,握手的时候让我感觉到了力量。

1960年,高毛虎出生在这片沙漠的腹地杭锦旗淖尔村。在他童年记忆里除了一眼望不到头的黄沙,就只剩下了穷,吃了上顿没下顿。破旧的小屋、面黄肌瘦的村人、光着脚丫的孩子、神情麻木的牧羊人……

高毛虎陷入沉思,皱了皱眉,叹了口气说,生在沙漠中,便是注定要同沙漠打一辈子交道的。那个时候生存条件实在太恶劣了,到处都是盐碱地。庄稼种到地里,全家人辛苦劳作一年,要赶上好年景,一亩地玉米能收个500斤,小麦能收个200斤。如果年景差些,全家人一年都得饿肚子,更别提什么新鲜果蔬了。就算买些柴米油盐生活必需品,也必须穿过眼前的这片沙漠。村里没大夫,生了病只能骑骆驼出去寻医生,如果是急症,走不出去,那就可想而知。这里曾有一首民谣:“沙里人苦、沙里人累,满天风沙无植被;库布其穷、库布其苦,库布其孩子无书读;沙漠里进、沙漠里出,没水、没电、没出路”。

57岁的贺改兰说,自己儿时的理想是能多读些书,做个文化人,可是因为没有路,她连小学也没有进。快人快语的她,回忆起过去来,突然变得哽咽。“听长辈说,有一年,一场风,从春刮到了冬。村里种的庄稼几乎颗粒无收,为了讨生活,大家只好想方设法穿过这片沙漠。”她指了指前方,一条向前伸展的路,“别看现在这条路开车这么快捷,那个时候,要想穿过这片沙漠得要三天三夜。顶着漫天的黄沙,村子里,几个身强力壮的年轻人出发了,可再也没能回来。”

聊到这些,高毛虎阳光的脸庞闪过一丝痛苦。或许从那个时候开始,风沙便成为横亘在高毛虎童年心底的一道阴影。

为了让生活变得容易些,让风沙小一些,上世纪70年代初,村里人开始试着植树固沙,拿起铁锹,背上树苗,去挡住沙漠的“侵略”,保卫村庄。少年高毛虎跟着父亲高印祥加入了治沙大军。光秃的沙漠,被植上了树苗,下一步就是祈求它们都能够成活。但是没有合格的种植技术,种一棵树、栽一片树,很快就会被风沙穿透、淹没,连树苗也会被连根拔起。高毛虎至今记得父亲常常挂在嘴边上的那句话——“有了绿色才有希望”。

1978年,改革春风吹到库布其,中国最大的生态工程——“三北”防护林工程启动,库布其沙漠成为主战场。“五荒到户、谁造谁有、长期不变、允许继承”的造林新政激发了广大农牧民、企业承包沙地造林的热情。几十万农牧民拎起铁锹,扛着树苗,背着水桶,挺进广袤沙海,打响了一场治理沙漠的战争。

成为治沙民工联队队长,扎根沙漠,守护家园

风沙持续肆虐,沙进人退,高毛虎一度也有过逃离。“我想头也不回地离开,再也不要回来。可是1999年,库布其第一条纵贯南北、长达115公里的穿沙公路被修通。父亲的话再次在耳畔响起。”高毛虎说。

2002年1月1日《防沙治沙法》实施,这是世界上第一部关于防沙治沙的法律。与此同时,在沙漠腹地,治沙公司亿利集团开始大量招募农牧民,参与大规模的沙漠治理。40岁的高毛虎扔下手中活计,从外地赶了回来。

“冷清的库布其沙漠,仿佛一夜之间就热闹起来。”高毛虎说,那时候大家白天种树,晚上住帐篷,聊理想。看起来挺浪漫的,但是第二天早上醒来,你得闭着眼睛,先把脸上的沙子扑干净才能睁开。”高毛虎说,“进去的时候有个人样儿,出来的时候就连老婆儿子都认不得了。”

为了提高种植效益,2004年,亿利集团组建治沙民工联队,市场化承包生态种植工程。高毛虎拿出了家里辛苦攒下的5万多元钱,组建起一支五六个人的农民工队伍,成为库布其沙漠里真正意义上的第一代治沙民工联队队长。

“每年种树从3月5日到五一,沙里面种树不像种糜子谷子,一遍就成功,秋天就收获了。这里种树要好几遍,今天种好了,3天、5天,心里想着种好了撤出来吧。但一夜大风刮过来,你连那个苗子都找不见,只能再种。”为此,高毛虎下定决心一定要改进种植方法。

那时候,每年都会有春季种植大会战。来自四面八方的农牧民,参加绿化沙漠行动。“有一天,大家正围坐在一起吃饭。他突然拿着水管,在沙地上冲出一个深坑,插进去一株树苗。又冲出一个深坑,再插进去一株树苗。再冲出一个深坑……就这样冲坑插苗、冲坑插苗,绕着那些农民围了一个大圈圈。”贺改兰回忆说,谁也不曾想到,高毛虎无意间的一个顽皮游戏,栽下的树苗竟然全都成活了,一个改变沙漠种植的“发明”诞生了。靠着这个技术以及队伍管理,高毛虎第一次承包不仅收回了成本,还净赚五六万元,在沙漠里掘到了“第一桶金”。

后来,高毛虎发明的这个种植方法被称为“水气植树法”,8~10秒钟就能种1棵沙柳。2人配合每天可种植20多亩沙柳,较以前锹挖植树效率提高了60多倍。更重要的是,它的成活率接近100%。这项技术也成为亿利集团“微创”种植技术的核心技术之一。

高毛虎有了底气,他承包的工程从几十亩、几百亩到上千亩,民工联队队员也从最初的几人、几十人到上百人,年收入逐年攀升。

成立公司,走出沙漠,治沙脚步遍及大江南北

2012年党的十八大召开,生态文明建设被提升至前所未有的高度,库布其沙漠治理进入新阶段,向远沙大沙“硬骨头”挺进,向绿色高质高效转变,把生态治理与经济社会发展紧密结合。

这一年,高毛虎拥有了自己的种植公司——绿色科远种植有限公司。这些年来,他的公司跟着亿利集团,走出了库布其,先后会战内蒙古通辽科尔沁沙地、河北坝上、内蒙古阿拉善盟乌兰布和沙漠、西藏山南。在科尔沁沙地承包5100亩种植工程;在河北崇礼承包了冬奥会生态修复工程,种植樟子松、柠条58000棵;阿拉善盟乌兰布和沙漠6000亩;西藏山南扎囊县3000亩。说到战绩,高毛虎颇为骄傲,“我种下的树大概有10万亩,包括我承包下来雇人种和我一开始个人种的。种树年头越多,对树越有感情。”

最让高毛虎欣慰的,还是儿子高科大学毕业后放弃高薪,又回到了沙漠,在亿利集团做生态项目管理,从事和治沙相关的工作。“这就是我下一代对库布其的回报,我没治好的继续让他们治。”高毛虎说,现在常常会带着自己6岁的孙子高致远去治沙工地转转,每回看到路边被风刮倒的树苗,高致远总会跑过去,将树苗重新扶起来。

“如果身体允许,我想再干个10年,70岁以后就不干了,也干不动了。到那个时候我会经常去看看我栽下的树。有了这些树,生态环境好了,土地的收成比过去强多了。现在库布齐一亩地可以收1500到1600斤玉米,有机小麦600至700斤。一年的收入可以达到三四万元。”他说。

2017年党的十九大胜利召开。这一年,高毛虎也被选为独贵塔拉镇杭锦旗淖尔村名誉村主任。在他的倡议下,淖尔村利用集体的60多亩盐碱地与亿利集体共同建设甘草育苗基地,由亿利集团提供种子种苗,培育壮大村集体经济。高毛虎希望村里更多的人参与进来,实现靠沙致富。

如今,高毛虎住上了大房子,过上了幸福生活,但他仍常念叨——“有了绿色就有了希望”。

独家稿件声明
本网站内容中注明来源为“中国自然资源报”的所有内容,版权均属本网站所有,任何媒体、网站、个人转载或引用本网站内容,不得对内容原意进行曲解、修改。转载或引用必须注明来源为:“中国自然资源报”。转载本报稿件需经本报授权。违反上述声明者,本报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本社动态   |    关于我们   |     版权声明   |    免责条款   |    招贤纳士   |    意见反馈   |    联系我们   |    网站合作   |    法律顾问
主管:中华人民共和国自然资源部 主办:中国国土资源报社
承办:北京中地世纪文化传媒中心 运维:北京金地世纪文化传媒有限公司
经营许可证编号:京ICP证140100号    广播电视节目制作经营许可证     ICP备:京ICP备13053122号     京公网安备:110102006002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
地址:北京市西城区羊肉胡同甲30号  邮编:100034    技术支持:010-68047642   邮箱:gtzybnet@163.com